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将醒之梦 不敢圆满

RPS慎入,不谈人生,勿扰真人。
很多关于性格的东西只是个人理解,我不那么了解他们。不过是眼见即所得。
以及,发现RPS真是写了停不下来。


王凯视角
他们相邻而坐,谈笑风生,镁光灯热切提醒着优雅,齐楚衣冠束缚着渴望,他微笑得体无可挑剔,对答自如彬彬有礼,人群倾慕他的芝兰玉树他的炙手可热,人声如潮把他密密包围,他却无法将心中的万水千山,无形的日夜相隔说给哪怕一个人听,他觉得在梦境里已经迢迢走过无数岁月,翻山越岭,日以继夜,甚至丢盔卸甲,亦还是远远遥望那个人,梦里的风太大了,心上总像是破了一块,风凛冽地从一侧穿往另一侧,呜咽嘲弄他。即便如此啊,他也无法停止靠向那个人,如食草动物本能地迁徙,穿越艰难险阻,冒着九死一生,不断地不断地往那个水草丰茂的地方,如热带蝴蝶遵循基因中的记忆,无论筋疲力竭,就算拼尽生命,无悔地无悔地往繁衍传承的秘密花园,但不幸的是,动物有的是理由执行这固执的跋涉,而他呢,分明错得无话可说。
这世上太多的明知故犯,太多的情不自禁,他把自己湮没进去,他会去看知乎,看很多人的挣扎勇敢,怯懦疯狂,忧愁失落。看过太多的求不得,看过一部分的小幸运,看过惊心动魄的反转-叫人羡慕的极少数。他想起那个人说过:"一旦你看得多了,就变得说得少。"一点都没有错,就算面对绝无交集的陌生人,隔着亿万条网线和屏幕他也说不出,他清楚他永远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大部分时候再清醒不过。他说服自己是热烈的氛围,是人们一而再地把他们推在一起让他们都失了方寸,他想时间可以纠正,可以让所有的事情都回到初见那时,兄友弟恭,光明磊落。知乎上有人问:如果暗恋从未说出口,会不会很可惜。
他想,不过是将醒之梦,有何可惜。
fin

靳东视角
人的一生会得到许多,会失去许多,然而更多的是得不到故而连失去的资格都没有,他前面几十年的生活,极尽让自己洒脱,他总能把自己活成想要的样子,人群钦羡他的君子如玉他的万般皆上品,祝福和企盼每日如影随形,说给他的家庭他的事业他拥有的一切,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没有拥有的,也不会拥有的,他觉得在意识里已经迷失了三生三世,他分不清哪些是戏中人的影子,哪些是那个人本来的样子,他彻夜地看未相识时候那个人与别人的访谈,想看他本来的模样,想看他是不是一直用这样的目光看待戏中亲密的人。看了许多,却越看越不懂,他曾以为这个人很好懂,才知道若是漫不经心若是心无杂念,谁都很好懂。他喜爱用纸笔记录大过于便利的电子产品,只有关于那个人的事情,他不敢写下来,太过确凿的证据,太过赤裸的坦白,他害怕被这白纸黑字的力量击溃心防。过了四十岁,暮然回首似乎那些漫天繁星般的冲劲欲望都随着时间坠落无几,他把最后保有的热情揉进现实的洪流里,不想被抛开就要迎着狂风,裹衣前行。关于那个人,拥有什么的说来太天方夜谭,太惊世骇俗,太无理取闹,所以见过就好,见过他最好的模样,见过他燃出的最耀眼的光,见过他眼中闪烁一瞬的眷恋,这些足以回味。 许久许久以后,他从别人那里知道了知乎,有几日甚至沉迷进这些陌生人苍茫或愉悦的心事中,他看到有人问:如果暗恋从未说出口,会不会很可惜。
他想,人生已足够幸运,不敢再求圆满。
fin

评论(20)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