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三生

rps慎!勿扰真人
昨晚开了个奇虐的脑洞,把自己虐得做了一夜梦,早上起来筋疲力尽ORZ所以我还是写写他们安安稳稳谈恋爱吧,放过我自己。



春分那日,在南京拍戏的靳东收到一个竹制的盒子,古色古香,看上去有年头了,不是随意能买到的物件,打开来里面是手工窨制的茉莉香片,冷淡的香味扑面,沁心入肺。里面还躺着一张四折的洒金笺,上面写的内容说明这份礼物来自于他的师弟,王凯正身在杭州的剧组,香片是组里人家中自制的,他喝得顺口,也给靳东寄了一份,至于这个盒子,靳东一眼就认出来了,是早些年他们刚相识的时候在南京朝天宫遇见的,当时靳东看上了眼,但毕竟不内行,怕走了眼没敢下手,转了一圈儿又觉可惜,索性价格也不太高,就想回头收下来,往回找才发现人家收摊了,问了左右也打听不到人,只好作罢。
不晓得是冥冥中的缘分还是怎么,这物件不知如何辗转到了杭州,王凯再见到它的时候,是在吴宅附近一个地摊上,他因为盒底微小的凹缺肯定了就是当时那件,问了价,竟比原先在南京还低了二百块钱,假意讨价一下,又便宜了一百拿下。他把这种种对靳东说了明白,末了写道:"哥,这东西呀,是你的就是你的,没跑。"靳东扯着嘴角笑起来,想到最近纷纷扬扬的新闻,写得都是王凯与正在合作的女演员疑似交往的绯闻,他这个师弟,他这个恋人,有的时候真的很晓得怎么撩到他点子上,明知道他不会信那些传闻,明知道他会了解这是工作中避无可避的事情。靳东把香片用个铁罐出出来,把玩着那个竹盒,抚着顺纹上包浆的醇厚,心里空起来,忙的时候没空闲算着日子,不翻日历都不知道多少时日未见,该感谢科技的日新月异,就算千里万里,也能随时听到对方的声音,看见对方的近况,甚至手边遇到合用的东西也能分享给对方,但就是缺了什么,大概是面对面呼吸的温度,一个拥抱的力度,一个吻的热度,或许还有一场酣畅入骨的性爱。
业余收藏家自称的副导探头过来,把那盒子拿眼瞅了瞅就要上手,靳东笑着递给他:"邢导什么指教?"
副导翻看一会儿,点点头:"少说七八十年的物件了,假不了,谁送的?"
靳东笑笑:"我师弟胡买的,瞎猫碰到死耗子吧。"
"哪个师弟运气这么好?王凯?"
靳东奇道:"你怎么知道是他?"
副导高深莫测地笑了:"那小子看着运道就好。"
靳东心说你什么时候也会相面了,副导摆弄了两下那盒子,不知道往底上那凹缺的哪儿一顶,从底部滑出个暗格来,靳东这下是真被惊到:"怎么还有个暗格?"
副导脸上挂了得瑟:"你不知道?看来还真是胡买的,这种盒子在江南这一带叫套匣子,一般是木质的,这种竹制的还真不多,通常都有个暗格,这个匣子的暗格开口被损伤了,看,就这个凹陷,不过我前几年收了不少这种套匣子,技巧嘛还是知道些。"他把匣子递回给靳东,"里面好像有东西,麻烦宝主自己取出来看看。"
靳东接过来,从暗格里面夹出一张对折的牛皮纸,那纸张泛着年代的脆黄,也许封进去就没被打开过,上面的字迹早氧化模糊,隐约看见抬头写着"大哥",再下来就氤氲成一团团的蓝黑色,副导伸头看看:"可能是原主的一封家书吧,价值是没什么价值了。"靳东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麻麻的,看着那两个依稀能辨认的隽秀字迹,伸手摩挲上去,纸张发出沙沙的声响,他出现了像是低血糖的眩晕感,有尖锐的啸声穿耳而过,尔后扑天盖地而来是想立刻见到王凯的念头,他扶着额稍坐了一会儿,迅速翻了翻工作进程,打开地图看看南京到杭州的车程,随即跟组里请了两天假。
驱车上路以后,靳东渐渐冷静下来,窗外天暗暗的,高速路两边的远方,云层压着天际线游荡着忽远忽近,靳东想:是怎么了呢,不是没经历过长久的分别,甚至更久以前,他们对于彼此都还是别人,隐忍试探,纠结挣扎的时候也没有这路途的四个小时来的难熬。他冲破了呼啸穿野的风,揣着参不透的急躁一路向南。

王凯接到靳东电话的时候,整个人是懵的,怎么就跑过来了?今天手机收到对方签收快递的信息,但没等到靳东的联系,还在想他是不是特别忙,傍晚快收工的时候就接到电话说人已经在离片场不远的停车场了。他心里当然是欢喜的,快有两个月没见过了,哪能不想,但又有点惴惴,因为这不像靳东能干出的事儿,前几天还在对他说忙忙忙,赶进度,没道理忽然就脱了组跑到杭州来。他小跑到靳东车面前的时候,背上起了薄薄的汗,坐进副驾还没说话就被摁住亲了个措手不及,他男人尝起来特别迫切,霸道全开让他无力抗拒,所以明知天色还不够暗,明知停车场人来人往,还是放软了身体回应起来,回应归回应,脑子里还转个不停:是怎么了?出啥事儿了?不是吃醋吧,明明都寄礼物哄他了。
他想来想去没个章法,趁着靳东放松的当口,把他稍稍推开点,拉开个略甜的笑:"哥,你怎么话都不说上来就啃啊,舌头都麻了~"靳东一按他脑袋又要亲上来,他赶紧伸手抵着靳东的脑门挡住:"别别别,你今天怎么啦,换个地方呗,这儿到处是熟人。"靳东就着被他抵住的姿势,垂着眼哑着声说:"想你。"这一下,王凯整个招架不住,他耳朵烫得不行,在男人额上亲了下:"去钱江边上走走吧,不远,人少。"他想,管他什么反常都见鬼去吧,他男人就是想他了没错!
这是三月春寒料峭的日落后,站在钱江大坝上,将落雨前的风挟着江水滚滚而来,不是汛期,但是那拍岸的破碎声也阵阵入耳摇心,刚才到地儿了又被压着亲了一通的王凯,有点烦恼明天如何对化妆师姐姐解释,但烦恼一下又随着靳东迎风呼出的烟雾瞬间消散,他用眼睛细细描摹男人抽烟的侧脸,再一遍地确定自己是作了死地迷恋着这个男人,他眨眨眼问:"东西收到啦?"靳东顿了下点点头:"收到了,邢导一猜就是你寄的,还夸你运道好,胡买都买到真品。"他没说暗格的事情,他无从说起,他本就不知道怎么解释这趟冲动的旅程,更不知道怎么解释那几乎废弃的纸张带给他的冲击。王凯倒是高兴起来:"哎呀,你不知道,我看到的时候觉得这就是命运呀!管它真的假的,既然这么有缘买买买就对了!"他歪歪头:"而且当时你看起来那么喜欢,是不是?"
靳东笑笑,当初在南京,他们还只是前后辈,强说的话至多加上一层师兄弟关系,他那时候很恶劣,明知道这个青年从开始一颗心就系在自己身上,就为了那一点对自己失控的厌恶故意折腾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现在想来有点后怕。然后是什么时候开始慢慢妥协呢,是那次醉酒后吗,还是其实是更早的时候,王凯用手肘顶他一下:"想什么呢?"靳东翘起一边嘴角:"想我们第一次睡一起的时候。"王凯脸一下烧起来,别误会,不是什么有颜色的事情,那时候他们还是纯洁的关系,只是一场对手戏捋不顺,在靳东房间对了好久,一不小心就晚了,王凯把钥匙落在了别人房里,那是个山里的小旅馆,小老板也不知道睡哪儿去了,靳东就说在我这儿凑合一晚吧。盛夏的夜,山里没有冷气,为了透气靳东把朝山的那面窗开着,拉了纱窗,是个像今天这般要落雨的天气,夹着潮气的风从山那头吹过来,抚着满山遍野的竹海,那动静也跟今天钱江的浪潮何其相似,熄了灯木质的窗子被摇的吱吖作响,王凯整个人僵硬地缩在床边边上,他不敢动,虽然各自盖着毯子,但这床太小了,他一个人睡都缩手缩脚,何况两个一八几的大男人,他心里慌得厉害,他本来想就是去把郭晓然敲起来也不能在靳东房里睡,但终究心里贪恋这个男人的气息,还是放纵了自己,然后把自己坑了,他觉得这一夜肯定别睡了,但在靳东安稳的呼吸声里,还是渐渐坠入黑甜乡。是云层里闷闷的雷动把他惊醒。王凯小时候是怕打雷的,长大了也未必不怕,但是清醒的时候还是控得住的,大不了捂住耳朵。但是这夜,不知道是睡前精神太紧绷还是真睡糊涂了,夏夜鸣金般的雷声砸下时,他惊得把自己整个蒙进了毯子里面,稀里糊涂不知身在何方,他就抱着自己因为被惊醒的心悸微微发着抖,而在撼天动地的雷声中他却清晰地听到身边人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整个被连人带被地拖进男人坚实的怀里,他听见靳东有些戏谑地在耳边说:"这么大人还怕打雷?"
王凯不能想起当时到底是怎么样的感受了,那会儿他不清楚靳东其实一直知道他内心深藏的眷恋,他想那时候他一定是吓傻了,这件事情再提起真的是很丢人的,无论是战战兢兢的彼时,还是已经两情相悦的此时。
靳东看他窘了,放弃了逗弄,探头过去在他耳垂上亲一口,风里面开始掺着土腥味,他说:"回去呗,真要下雨了。"王凯点点头,从大坝上站起来的时候他忽然拉了一下靳东:"哥,我昨天做了个梦,梦到我们认识的时候,你已经结婚生子,后来我也结婚生子了,然后一辈子,你是你我是我地过到了最后。"靳东揉揉他为了角色稍稍烫卷的头毛:"瞎想。"
"如果"王凯眨了下眼:"我是说如果,我们真的像梦里那样,你会怎么样?"靳东愣了愣,蹲下来和他平视:"那我宁愿一辈子都别遇到你。"王凯扁了扁嘴没说话,风把他的头发往身后吹去。

才回到宾馆,外面雨就下的如瓢泼,春雷滚滚地从天边碾压过来,洗了个澡他们窝在床上拥着彼此,第二天戏还很重,所以经不住折腾的王凯,只能让久违的恋人体验一下手活儿,身体上的愉悦把将到来的离别冲淡一些,两个人蹭在一起细数着自己的工作进度,行程安排,绞尽脑汁看能不能抠出重合的时间地点,或者有什么办法能辗转相见,说着说着王凯就犯困了,把头扎在靳东的肩窝里冲起盹儿来,忽然靳东很轻地对他说:"骗你的。"他把眼皮支起来一毫米:"啊?什么?"靳东把他密密地圈起来:"刚才说宁愿一辈子遇不到,是骗你的,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把你放在心里面,悄悄地对你好,等你有了孩子,让我的孩子和你的孩子结婚,把你再变成我家的人。"王凯抬起头来看他,男人眼睛里有无比的认真,他凑过去亲亲男人的唇角,报复地说:"瞎想。"

外面的雨,好像怎么也不肯歇,雷声倒是停了下来,仿佛不愿扰了怕雷那人的好梦,水幕不倦地坠落,在地面集结流转,汇入钱江。钱江潮起时万人空巷,潮落时独自奔流如常,钱江依旧是钱江,只是望潮的人换了几轮,如同宿命总有源头也总有去处,是谁也参不破的旅程。 














猜猜那个套匣子的原主是哪两位~~~

评论(55)

热度(387)

  1. 红叶白石汇丰银行231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湖心雪
  2. 红叶白石汇丰银行231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湖心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