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穿洲公路2

rps勿扰真人。
请看这里:OOC预警,不是演习。开篇基调是陈医生的低等动物,说白了炮友起步,不能接受的请一定一定规避好不好?





日光也可以倾城也可以冰冷,它在这世上独一无二,所以才能任性。

进到浴室去洗脸,一眼就看见团在洗衣机上,之前他亲手扯下来的内裤,靳东咂咂嘴,何止样子勾人,在床上那劲儿也勾人得要死。
手机响起来,是侯鸿亮,滑开接听放到耳边,差点被那边掀天的吵杂震聋了:"操,你们放鞭炮啊?"
侯鸿亮也吊着嗓门儿:"你俩什么时候到啊!"
"你特么轻点儿好吗?你想全世界都知道是吧?"
"没事儿,我在外头,里面唱得跟杀猪似的听不到!"
靳东低咒一声:"王凯估计快到了吧,他先走的,我错开点时间,一会儿来。"
掐了电话,把衣服穿好,对着镜子抹衬衣上的皱褶,他跟王凯这关系也有半年多了,知道的人只有李雪跟侯鸿亮,其实也没什么,都是大男人,你情我愿的。
关于性,他俩都还算是克制的,靳东有些洁癖,不喜欢随便找人,而王凯,他笑笑,这人傲气得很,所以侯鸿亮听说他俩这事儿的时候,惊地眼镜都要碎了,直说:"我真看不出来你那么大能耐,这个你都拿得住!"
靳东道:"看来你对我的了解还不够。"
侯鸿亮赶紧摆手:"够了够了,你还是让王凯多了解了解吧。"
"有什么了不了解的,又不是谈对象。"
侯鸿亮嘴里啧啧有声:"郎心似铁啊。"
靳东笑:"我心似铁,他也未必似明月,说到底心照不宣。"
其实他讲得也没错,比起他,王凯可能更没把这关系当什么事儿。他记得第一次上床的时候,是两个人都喝了点酒,本来彼此都做一次性的打算,谁知道那滋味,实在是好。
完事儿的时候,王凯靠在床头抽烟,问:"你身边没人的吧?"
靳东仰脸去啃他肩头:"现在良心不安,不嫌迟了?"
王凯嗤笑一声:"我是说,我觉得我俩做起来挺合拍的,你要是没人,就这么着处处,哪天谁有人了,到时一拍两散拉倒。"
靳东眯着眼去看他,青年声音带着使用过度的沙哑,刚才被他干狠了哭个不停,眼角的红还没褪,这会儿又漠然地抽着烟对他说,你搞得挺舒服,不然结个对子做个炮友吧。
靳东说:"好啊,不过得约法三章,这期间你别再找别人,男女都不行。"
王凯低头看他:"第二第三呢?"
"还没想好,不过其他估计也没什么特别要注意的。"
"那我说个吧,必须用套,可以我买。"
靳东笑了:"还能跟你计较这点儿?"
"应该的。"那样子漫不经心地性感,出离天真又大胆,就像初见那个三月靡靡慵懒的太阳,带着无机又淡薄的光。





评论(39)

热度(391)

  1. 红叶白石汇丰银行231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湖心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