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穿洲公路4


rps勿扰真人。
OOC顶级预警!!!!




南方不一定温暖,如春光不一定灿烂。



这场靳东突发奇想的出游很快成行,因为他本来早有目的地,前两年去南京宣传,结识了位很合得来的朋友,名叫王青鲥,应当是笔名,是个自由撰稿人,兼营着家温泉会馆,占着汤山一处不错的泉眼,私密性挺好,装修得也不赖。早年有在日本留学的经历,和靳东谈天时提过,留学生的日子有多难过,他在福冈一家温泉民宿打工,周末还做着份拉面店的工作,那民宿离市区一个多小时车程,他常上晚班,在公车上来回睡两三小时,十二点下班,回到住处一两点,赶赶作业,常在桌子上趴会儿就上学去,最高记录一个星期没碰过床。靳东听着很唏嘘,谁也不容易,约摸他把会馆装修得很日式也同那段经历有关,人在觉得日子漫长难熬的时候,那段情境,人或事物总会留下极深的印象。
但那会馆是真好,在这种天气泡温泉才是正道,倒不是说北京没温泉,可乍回到年前的京城,那欢腾喜庆,热火朝天,让靳东有莫名的疏离感,他突然就想离开几天,至于为什么拖上王凯他也不太清楚,大约这回真憋得久了些?
王凯倒也没什么意见,就由着靳东去张罗,他是去过南京的,但上次那个匆忙的剪彩活动,叫他连城市风貌都没看上两眼。
联系的时候,王青鲥高兴得不得了,一定得去机场接他们,也得亏他的热情,飞机晚点到达禄口机场的时候,已近凌晨两点,晚点的原因是南京大雪。
走出廊桥,王凯看着外面夜色里一地白絮直发愣,光线下雪点又密又急,他问靳东:“这不是江南么?”
靳东也无语,但还是挺懂似地说:“南方的雪看着凶,不会有北方那么冷。”
王凯怀疑地看他:“都下成这样了。”
“慌什么,出去就坐车,下车就进屋,”他想到什么,挑了眉凑到王凯近前:“进屋就上炕。”
王凯不理他这些荤话,跟着人群去取行李,他带了个不小的箱子,已经买好了机票,和靳东这趟完事儿就直接回武汉。
见到王青鲥的时候,靳东直抱歉,王凯也觉得这人面相和善,气质温润,大雪天不嫌烦亲自来接他们,因为晚点等了很久,又是本家的,心里有些亲近,所以王青鲥让叫他青哥的,他也欣然就顺应了。
开车上路,雪直往挡风玻璃上扑,前灯在夜幕里破开两条光柱,照出雪点纷乱疾速的轨迹,王青鲥在这天气里,开车很专注,车里一时没声音,本来该有些尴尬的,但这场南方的雪,下得壮烈又戏剧,不像北方雪片如羽,而是像泼面似得细密,破破碎碎地,孤注一掷地,让人有些动容,所以不交谈倒也没太多不自然。王凯把头靠着窗框,劳顿叫他略微疲倦,眼睛半阖着,错估了天气,换下的厚衣服都在箱子里,懒得取,车里倒是暖,但冷热频繁交替,他耳朵现在有些发烫,心速也提起来,慌得难受,竟有些晕车。
忍了会儿还是开了口:“青哥,我能给窗开条缝么,有点闷。”
王青鲥一听,赶紧给后窗拉了些下来:“晕车吗?”
“平时也不晕,不知道怎么的,不好意思啊。”外面冰冷的空气挟着雪点挤进来扑在脸上,恶心感立刻稍微缓解。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肯定是累的冻的,你们啊正巧碰上南京二十年不遇的低温,看看这雪下得,我刚才还怕飞机降不下来。”他说话咬字有南方人特有的前音,但不是苏锡那带的吴侬软语,句尾略下沉,应是当地特色:“老靳,后搁板有矿泉水拿给你师弟喝,坚持下。一会到了白鹭,你们可以先去泡个十分钟汤,特别解乏,蒋公钟情的疗养地可不是吹的。”
白鹭是那个温泉会馆的名字,靳东忽然想起,来的飞机上王凯未免失礼让他给简单介绍了下地头情况,听到的时候表情有些奇妙:"你朋友给自己取了个鱼的名字,给会馆取了个鸟的名字,挺有意思的人啊。"靳东之前没在意过,被这么一说才发现,不过都是别人的想法,别人的事情,也就是那么一说,也就是那么一听,谁也没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王青鲥不是炮灰,和他俩没情感纠葛。

评论(15)

热度(305)

  1. 红叶白石汇丰银行231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湖心雪
  2. 红叶白石汇丰银行231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湖心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