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代价8

rps勿扰真人。


外面雨不知何时又开始倾盆,枯燥水声哗泻着,王凯觉得做了个长久又逼真的梦,梦里人有他钟意的那张脸,身上有他贪恋的温度,不停地亲吻他,从激烈到缠绵,从湿热到暖软,他久违地醒来时不是浑身冰冷,虽然头有些紧紧地疼痛着,但感觉不差,意识慢慢回归,一盏柔橘色灯下陌生的环境让他愣住了,翻身坐起来,眩晕了一刻,轻柔的羽绒被堆在腰间,这是个不认识的地方,一张不认识的真皮沙发,他揉着太阳穴,记得最后是靳东在耳边说送他回家,然后呢,这送哪儿来了。
他心里有隐约的预料,这房子的风格摆设像极了那男人的气质,内敛又侵略,温和又自我,理性又桀骜,矛盾冲撞出的魅力总让他止不住渴望到窃窃颤栗。
唯一亮着灯的那个房间,似火引诱着飞蛾,王凯轻手轻脚地踩着拖鞋摸过去,房门大敞着,靳东坐在侧对门的书桌前在用电脑,几乎站到灯光下的那刻靳东就看到他了,歪过头对他一笑:"醒了?"态度过于稀松平常。
"东哥,我怎么在你家啊,给你添麻烦了吧。"王凯涩着声音,他想过会得到什么说辞,比如你喝多了找不到钥匙,比如出于道义不能放醉鬼一个人回家,可他没想到靳东貌似完全不准备解释,站起来朝他走过来,走到很近的地方,迫得他不得不退了一步,才停住问他:"饿吗?"
那感觉诡异极了,王凯有些被摄住了,低低地说:"不饿。"他想这是什么情况,他睡着的时候错过什么了吗,算了,什么也好,先撤就对了。
"东哥,打扰你了,我先回去啦。"话音才落,他默默拉开的安全距离被靳东一伸手就摧毁,被用力扯进房间里,房门重重合上,男人把他抵在门上,几乎鼻尖相贴,危险地眯着眼:"不饿的话来谈谈吧。"
王凯抑制不住心脏疯狂跳动的响动,呼吸也有些失控。"谈,什么?"
"跟我上床那天,你没喝醉吧。"不是个问句,靳东的语气莫名地笃定,让人一下就心虚了,他接着说:"想清楚,再编瞎话。"他气息像捕猎中的掠食动物,被围困的人慌到失去思考和逃跑的能力。
青年不说话,靳东当他默认了,伸出一只手指轻揉着他形状好看的喉结:"你觉得,这样公平吗?"
王凯脑子里一团浆糊,跟公平不公平有什么关系啦,他干着嗓子刚喊了声哥,就被狠狠吻住了,男人的舌头像带着团火,燃掉他所有理智,烧掉他一切退路,全身皮肤如炙如烤般细微刺痛着,缠吻的间隙男人贴着他的唇问他"为什么那么做","觉不觉得自己太狡猾了","知不知道错"。但又从不等回答就继续吻上来,王凯腿直软,气息乱得不像样,他浑浑噩噩间惊觉,方才醒来时以为是梦的事情可能是真的。
也不知道这么着过了多久,靳东才放过他,抵着他额头眼里闪着狼一样的专执危险:"你说吧,怎么办?"
怎么办?王凯脑子迟钝地努力运转着,怎么会败露呢,他懊恼着早知道不喝酒,早知道不坐靳东的车,后悔没有用,他拼着仅存的理智,试探着进行交涉:"你想怎么办。"
靳东扯起一边嘴角,对他露出个溺人的笑:"还我一次。"
啊?王凯傻瞪着眼看着他:"什么意思?"
"在我清醒的时候,还我一次。"
王凯不能置信地眨着眼:"不,不合适吧。"
"你趁我喝多了就合适是吧?"靳东在他下巴上咬了口。
"别,不是……"他像个被逼迫的良家妇女,推着靳东的胸膛:"哥,你不是喜欢女的么。"
"跟这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王凯腹诽,对着男人你硬得起来吗你?
像是能听到他的心,靳东动了下,他立刻感觉到抵在大腿上那热度惊人的硬物,操,还真能硬得起来,他一瞬间觉得自己的逻辑快被狗吃了,他完全搞不懂这个理所当然在和他求欢的男人到底什么脾气,不是应该愤怒吗,至少也是厌恶吧,怎么也不该是胁迫他再来一次吧。



-----------------
王先生,还他就是了!又不是还不起!
王先生:雾草,你说的简单!

评论(91)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