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兰夜拈香(中)

上篇评论里面碰瓷的妞儿们,挨个亲亲抱抱过去。


孙老板的茶室也精巧,这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没有那大地方给他布置个怎样气势的,所幸爱茶的人多爱雅致,七八坪的地方中间一方红木桌四把灯挂椅,双侧两架多宝阁,嵌的全是茶器,朝门的墙上安了个月芽桌,供着香炉同一尊陆羽瓷像。老板娘对靳东他们嘲笑过,说孙老板喝个茶还要摆个作古的人看着他。孙老板也不恼,指着俩人对老板娘说:"跟他们的小粉丝拿他们的海报糊墙一个道理,在偶像的注视下生活也好有动力嘛?"
招呼他俩坐下,孙老板把阵势摆起来,看上去是要泡功夫茶,王凯一看他拿的那罐叶子,手痒起来,是那次武夷山寻到的极品,他立马眨着眼望向孙老板:"孙哥,让我来呗。"
夹烫着茶碗的孙老板和靳东一个对视笑起来:"行啊,让你露一手。"
靳东搭在王凯腰上的手轻轻一捏:"寿星亲泡大红袍,包红一整年。"
叶子在盖碗里吃饱了热水慢慢舒展,泡大红袍不能用滚水,九十度左右将好,头一泡展叶就得倒掉,第二泡才能给人喝,时间要把握好,不然第一杯太浓,后面很快就没色儿了。
王凯小心地从盖碗把红褐透亮的液体逼入公平杯,再逐一斟进每个人面前的小杯里,他很专注,香气在茶水撞进青瓷杯的瞬间四溢,靳东透过烟气看着这个也年近四十的人,不再是青年的岁数,时光却仿佛格外眷顾他,和刚遇见的时候也没有变多少,挺直的脊背,清亮的眼睛,修长好看的手,眉梢唇角一旦翘起便不可方物,他做事总专注,对工作也好,对兴趣也好,一心投入的模样叫人心动不已。把这样一个人抓在手里,拥在怀里,晓得自己在他心里最软最疼最不可侵犯的地方,靳东想,除了自己这世上谁也无幸知道那滋味了。
茶室内空调打得舒适,饮一口浓醇香滑的大红袍,看一眼心无旁骛的泡茶人,仿佛便可以不拘于这世上的无可奈何和无力抗拒。
年岁渐长,年轻时不顾惜身体拼着各种极端环境拍戏,每有人说,总振振有词:不趁着还拍得动,把想拍的都圆满了,难道等拼不动了才望而兴叹吗。
和王凯在一起以后,发现这个人比他还能作自己,才开始互相监督着保养,可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把那些沉积给补回来,三十二岁那年在哈尔滨的隆冬待了月余,在冰天雪地里摸爬滚打,腿上也不知道惹到哪里,从次年开始一遇到阴雨天,关节就隐隐酸疼,那时间不在意,扛扛就过去了,谁知道这两年疼得厉害起来,王凯知道了就再不让他穿短裤了,就这般的大暑天里也得裹着长裤,毕竟到处开着冷气。
茶入了杯,又入了口,滑过唇舌食道熨贴到胃里,香炉中是一丸青竹苍术,沁入心脾的冷香醒脑明心,与孙老板闲扯些风月雅事,时间也是过得飞快,茶色还未褪到如何淡,老板娘就探头进来告诉他们有客到了。
最早来的是曹爷夫妻俩,李雪和侯鸿亮夫妻也是前后脚进了门,一同往王凯手上递贺礼,竟都是茶,互相之间好一阵惊奇,说看来大家心有灵犀,老侯还跟李雪打起了赌,今天王凯能不能收到十份以上的茶。说话间,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年轻些的礼物倒是花样百出,不知道谁居然还送了个音乐抱枕,本命年的王先生提溜着那个少女风满满软乎乎的东西,哭笑不得。
店里没有旁的客人,大厅清出了好大的空间,摆了两桌,三百六十朵应季鲜花用各色花器散摆在场子周围,配上兰香本就仿古的布置,仿佛谁家院内一场游园会,郭晓然一进门就喊天呐噜,这是过生日呐还是屠狗呐。
来的都是绝对亲近的人,当然是知道靳东是寿星的什么人,但是看他一副自觉自动主人家的架势,总有损友要使点儿坏,胡歌就是这个损友,他撺掇着孙老板把主桌主位的两副碗筷给换成了红双喜的,王凯在门口和郭晓然抽完根烟回来,一看就知道是他干的,追着好一顿掐。胡歌边跑边喊:"你俩还没正式跟亲朋好友交代过,就开启老夫老妻过日子模式啦,不答应啊我们不答应!"
王凯长手一伸提住他后领子:"侯总都没说话,轮到你不答应!?"
侯鸿亮被点到名,憨然一笑:"那就借此良辰美景。你俩正式交代下呗。"得,这一堆哪个都唯恐天下不乱。
靳东倒是不慌不忙:"这有什么难的,你们不怕瞎就行。"
人来齐了开酒上菜,孙老板夫妇坐下喝了第一杯,老板娘到底不放心后厨便跑后面去了,孙老板早年在青岛做船上生意,那切工也是上档次的,今天好友生日他也技痒起来,一会儿也去切了两大盘三文鱼,吃海鲜喝啤酒确实不好,所以备的是红酒和黄酒,靳东不爱喝黄酒,带得王凯这两年也不喝了,反正他也不太馋那个,小字辈儿的挨个跟几个领导前辈敬了几杯,吃了些热菜,有些爱闹的就坐不住了,胡歌带着郭晓然和王鸥窜过来,逼着要交代。
靳东把手搭在王凯椅背上说:"你直接讲,你想看什么?"
胡歌眼珠子一转:"大哥,你这样说不好,我哪敢托大,侯总雪导曹爷都在,怎么能我讲。"
李雪几个纷纷摇手,表示他们老人家就看热闹不参与坑人。
胡歌又把王鸥往前一推:"女士优先。"
王鸥倒是大方,把酒杯和王凯的一碰:"来个交杯酒吧,我要求特别低。"
王凯刚瞪她眼,要找词儿抵抗,靳东忽一下站起来,还一把将他也拖起来:"我也不跟你们讨价还价,交杯可以,你们仨一个人头算一杯,三杯交完,麻溜儿回去吃饭,成交不?"
胡歌喊:"成交成交!!大哥爽快!"
王凯无奈地看着男人跟他们瞎闹,还好那几个也就是想看架势,酒只倒了个杯底,胡歌在一边和两个同伙咬耳朵。
酒已经拿上了手,端没有再推拒的余地,王凯也就舍了这脸皮,伸臂与靳东交缠,倾身把第一杯饮尽,冷不防旁边三个人突然齐声喊:"一愿郎君千岁。"
王凯差点喷出来,第二杯就递到面前来,赤霞般的液体在水晶杯里轻摇,男人的表情很郑重,眼里尽是柔情,呼吸近在咫尺,他忽然恍惚了一下,杯子就空了,调笑和喧闹一下都变得有些远,好像面前这个人就是全世界,有人喊着:"二愿吾身常健。"
第三杯下肚的时候,靳东没有放开他,在他耳边跟着背景音低喃道:"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评论(62)

热度(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