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苟且8

rps勿扰真人!





八·溃
视频里的人问了句什么,靳东愣了一下看了看撑在窗台上夹着烟的手,本来就快要燃尽了,他随手碾灭在烟灰缸里。半掩的窗在他身后透出烟青的天,男人柔和起眉眼的时候真的特别暖人,就如每个寻常的丈夫和父亲,散发着爱和责任的光,这气氛旁人插不进去,也玷污不得。王凯不想看下去了,翻了个身发出动静,那边果然很快收了线,他装作刚清醒,迷着眼神空空地望着走过来的人。
靳东看到他的样子扯出一个略宠溺的笑,坐到床边问他:"好点吗?怎么说晕就晕,被你吓死了。"语气和表情有些过分的亲密,让王凯细细地皱了下眉,他未动声色,拿捏着语气:"不好意思啊东哥,可能最近真的累了?"嗓子涩得发疼,声音像粗砂纸砺过。
靳东站起来去桌边给他倒茶:"那还跟胡歌儿疯?"
"难得休息嘛。侯总又给找了这么好个地方。"
说着话,王凯手机不知道在哪儿响了起来,之前被安顿到房间的时候兵荒马乱,还好李雪心细,把他衣服也抱过来,现在正团在椅子上,手机应该在那里面,医务室来看的时候让他们先别给王凯穿衣服,让他顺一会儿气,别再勒着闷着,所以他现在还是裸着缩在轻柔的蚕丝被里。
铃声一响,两个人都愣了下,王凯望着靳东:"东哥,麻烦帮我拿一下行吗?"
靳东放下水杯走过去从羽绒服口袋掏出那个吵闹不休的机器,屏幕闪着名字,丁若。
这个名字让他用力握了下手机,他此刻有些不想让王凯接这个电话,所以故意磨磨蹭蹭地,果然还没走到床边就自动挂断了,把静下来的机器递过去,青年伸手接的一瞬间又响起来,靳东手上一紧,心里咒了句,可也不得不松开。
"丁若啊?哦,刚才没来及接就断了。"
"没有啊,不忙。"
"没事没事。"
靳东举着茶杯,站在床边看着王凯哑着嗓子和女孩儿讲电话,一阵一阵不痛快。
"你说。"对方不知道在陈述什么,王凯短暂地沉默倾听着,表情有些微妙,隔了一小会儿回了句:"好,我想想。"不晓得为什么靳东马上就知道那姑娘说什么了,他心里一下就烧起来,看着王凯收了线若有所思的样子,还真的在考虑?!这种可能性动摇起他的理智,他想过如果有一天这个人有了女朋友甚至要结婚的情形,想过如果他和别人拥抱亲吻的样子。原来想象真的只是想象而已,真的到了面前,仅是谈论便叫他如坐针毡难以忍受。这个人明明爱他,明明该属于他的,怎么能再和别人谈论情爱。
青年微撑起上身,蚕丝被滑到肩头下,抬头用圆圆的眼睛望着他,薄红的唇弯起勾人的角,问他:"给我倒的水?"
靳东一抬手把杯里的茶尽数倒进口中,在青年惊诧的眼神里,倾身用力将他按到床头,唇贴上唇把那口热茶渡过去,王凯傻了一秒就开始挣扎,可男人下了死劲儿,咬住他的下唇,茶水顺着两人的下颌流得到处都是,王凯呛咳起来,可靳东还是不放,把他的闷咳全数吞下去,就强迫他服软。
眩晕的后遗症让青年聚不起太多力气,很快就喘着放软了身体,任男人的舌钻进来细细舔舐他口里每一个角落,他闭上眼把涌起的红逼回去,眉心生疼。他抬手插进靳东的头发里,开始拼了命地回应,这终究变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吻,相比激烈撕扯,缱绻旖旎更是把一切处心积虑的伪装都尽数绞碎。
王凯知道,这下子,所有和平的假象即将全线崩溃,他反而不怕起来,还能怎么样,至多苟且一场,是快活了便释然还是更加痛苦纠缠,反正他做不了靳东的主,也管不住自己的心。



评论(74)

热度(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