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蔺靖】戏鱼(中)

湖边清风拂柳,茉莉的暗香不知从何处送来,湖风掠过水光潋滟,让人心旷神怡,可蔺阁主有些打蔫儿,萧景琰看他这个模样,知道是在同自己撒娇,有些无奈又觉好笑,每每到蔺晨在他面前褪下了运筹帷幄与玩世不恭,才能觉出来他是虚长了蔺阁主几岁的,借着长袖的遮挡他勾了一下蔺晨的小指又飞快放开,低声说:"别闹了,看完放灯,晚上……都依你。"
那人眼睛噌地就亮起来:"你说的,可赖不掉了啊。"
"君无戏言。"
蔺阁主把脸凑近来:"什么都依我?"
萧景琰瞧他那无赖样儿,心里后悔了一刻,这人有些手段,着实……着实下流无耻,可话都讲了出去,再要收回他也没脸,只得硬着头皮点头。
沿着窄堤漫步,擎着绸伞娉婷婀娜的娇娘不时擦身,两人都会礼貌地停步侧身让过,这一红一白两位翩翩公子一路倒是招了不少怀春少女的春波,蔺晨原是万花丛中过的脾性,放从前他早乐不思蜀了,可现在是丁点儿心思都没有,看哪个都觉讨嫌,他的景琰是浑金璞玉,是明月清风,只有他配得起,旁人想都不要想。但面上还是一幅招蜂引蝶的模样,对着张望过来的姑娘笑得邪魅,把人家笑得通红着脸掩着团扇跑掉。
萧景琰眼神一冷,心里虽知蔺晨同他一起后已大改从前的孟浪,可仍是不悦这人改不掉的轻佻。
"吃醋啦,"蔺阁主倒行着去瞧心上人不豫的面色,心里窃喜:"她们哪有你好看,在我眼里不过跟花花草草一样,看过就罢了,不及你,"他贴近了些低语:"是金丝软玉,又美又能捏在手里把玩。"
"你!"青天白日地就说这些荤话,萧景琰真是要给他气死了,一手拨开他就加快了步子埋头往前,脖颈耳根都红得发烫,心里直恨方才对这人的心软。
"哎,景琰景琰,等等我啊,别走那么快!"真想,一脚给他踹进湖里去!
贪个嘴瘾的代价就是蔺阁主哄到日头渐斜,萧景琰也没给他个好脸。余晖湮没进远山没多久,沿湖的小道便陆续掌起灯,竹篾绷着彩纸罩着暖黄火苗,引着人往放灯的那湾处去。
淡彩笼火盈盈交错在飘满栀子香的小道上,提着浮灯的少女牵了罗裙小跑着去占位,莲花形状的灯里压着红笺,书着隐密小心思。

凉风习习,扫去日间的微燥,蔺晨和萧景琰到时,将巧是放灯的时辰,蔺阁主拉着大梁皇帝攀上下游一株粗壮的石榴树,成百上千盏莲灯,从湖湾的两岸被轻柔推入水面,跟着湾流的暗涌,互相挤蹭轻撞着往他们这方漂来,到了面前竟忽有一处平缓落差,一时间眼前如同扑来成群的萤火虫,又如漫天星子争先坠下,流泻成一条绵长光索,下游同时又有孔明灯接二连三悠悠升空,不知凡几,半刻不到便缀满藏蓝苍穹,倒映进湖面与浮灯莹莹交辉成璀璨星河,萧景琰一时愣住了,他从未见过西子放灯,这景色竟是美得如此震撼。
"好看吧,我十岁那年看过一次,便一连来了五年。"蔺晨侧头去望着萧景琰,贪恋他眼里的星辉:"这次刚好撞上,知道你肯定喜欢,我也是好久没看过了。"
萧景琰转头看过去,树间灯笼的微光,照着那人在夜色里扎眼的白衫,盛放的红石榴把他衬得格外倜傥,他本是个无拘无束天高海阔的人,却为自己绊住了手脚,这皇位他萧景琰坐了多久,蔺晨就当了多久的笼中鸟池中鱼。曾有争执的时候,萧景琰用言辞激他离去,也存了不再禁锢他的念头,可这人不出三天就回头,在更深露重人最脆弱的夜里潜进养心殿来,拿坚决的温存剥开大梁皇帝本对他就无法坚硬的心。
倾身过去,萧景琰在蔺晨的嘴角吻了一下,轻柔地像绒羽一般:"很好看,谢谢你。"
话音未落就被狠狠压制住,蔺晨捉紧他炙热的舌蛮横地闯进来,刮过上颚插进他舌下,把他的软舌吸进口中,抵着根部碾舔,萧景琰只能抓紧了石榴结实的枝干,被吻地唔唔哽咽。
浮灯漂出了湖湾,星星点点游进宽广的西子湖中,孔明灯也高飞四散不知被风带去何处,人声渐远,往有亭台楼阁的地方,那里已经搭起了戏台,有人咿呀开嗓,明月悄悄地皎白擎在山峰上,荷塘被风送来若隐若现的甜香。


tbc



我要炖肉啦,撸袖!非战斗人员快规避!

评论(29)

热度(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