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苟且22(end)

rps勿扰真人。

二十二·结
这场雨下得喧哗,水爬满了玻璃窗,把窗帘映出斑斓,躺在床上王凯被靳东扣着腰捉着脸,亲了不知道多久,额头眉心,眼睛鼻尖,脸颊嘴唇,下巴耳朵哪里都不放过,王凯都觉得快叫他亲破皮了。
"哥,"艰难地把人推开些:"睡觉呗。"
"睡不着。"男人声音在黑暗里显得更暗哑,紧贴在一起的身体火热:"舍不得睡。"
王凯心头一甜,其实他也睡不着,可这么亲下去好不容易灭了的火又要烧起来,赶紧找些话题来打打岔。
"棉棉大名叫什么啊?"
"靳禹骁,尧舜禹的禹,骁勇善战的骁。"
"你起哒?"
"是啊,好不好?"
"满好的,顺口,意思也好。"
"他跟你一样属龙吧?什么星座啊?"
"射手座。"
"哎?我和射手座很合哎。"
靳东把手指插进他指缝里轻轻揉捏他漂亮的骨节:"是么?怪不得他一看就喜欢你,那你喜不喜欢他?"
"喜欢啊,长得又可爱,还那么聪明。"
雷鸣从远方滚动过来,一道强闪之后猛然炸开,仿佛就砸在头顶,王凯吓了一激灵,一下抱住了靳东。
男人反射性地搂紧他,停了片刻笑起来:"你怕打雷?"
丢人大发了,他把脸埋进靳东怀里,耳廓通红:"不是,忽然一下吓到了。"
"怕就怕,搁我这儿还有什么好害臊的。"
好吧,确实怕,但也没到要人拍着背哄的程度,像哄儿子似的,想到儿子王凯抬起头:"棉棉怕不怕啊?你要不要去看看?刚才那下是真吓人。"
"没事儿,他爷爷奶奶在呢,而且他一向睡着了就跟头小猪似的,在耳边敲锣都不醒,有一回从床上滚下来鼻子都磕出血了,他居然就那么睡到他奶奶发现。"
王凯瞪圆了眼看着他:"真的啊?真皮实,我小侄子和棉棉差不多大,都娇气死了,打雷怕下雨怕刮风摇窗户都怕,我跟我表哥说男孩儿千万别娇养,得养娘了,他们根本不理我,心疼地跟什么似的。你爸妈真挺好,一般老人带孩子都会溺爱的。"
"嗯,我姐跟我妹的孩子也是他们拉大的,咱们家好像确实不惯孩子。"
王凯一撇嘴摇摇头:"我爸妈就不行,肯定是要风不给雨的那种。"
这话一说,靳东忽然安静了,呼吸也变得有些低沉,勾着他腰间的手一下收得好紧。
"哥?怎么了?"
男人低低在他颈侧吸了口气:"你想好了,你要是跟我一块儿了,可能就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
王凯一滞,咬了咬唇翻身压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靳东:"都现在了,你还跟我说这个?"
靳东伸手捧住他的脸抵着他额头:"我是不是对你很不公平?"
"那我也找个女人生一个去!"青年挑衅地呼出一口气。
"你敢,你敢让别人再碰你一下试试。"
"那就别说公平不公平,这种事情哪能用公平来衡量,况且"王凯低头亲了他一口:"不是有棉棉啦?我爸妈会喜欢他的,会把他宠上天的。"
靳东眼眶一热,摁住他的爱人加深这个吻,未来既知的坎坷也丝毫不能动摇他们今夜缔成死结的牵绊,他第一次在爱情里恣意自私到偏执,也第一次在爱情里全无惶然,因为他清楚这个人有多坚强,有多勇敢,有多爱他,他为此心动不已,因而无所畏惧。他愿回报千万个日夜,以最虔诚的爱意,誓执子之手,白头不相离。


fin



出柜太狗血了不合适我就let it go吧,扭甜回来了也是该完结了,可能有个肉番外!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ORZ。
谢谢,嗯,谢谢。

评论(87)

热度(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