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普通的事1

rps勿扰真人。

不知道瞎写什么,超级慢热,主题大概是我妄想里各种普通的事。

在《琅琊榜》剧组的时候,靳东送过一盆薄荷给王凯,薄荷好养活,又正当季,丢在空调外机上偶尔浇点水就长得郁郁葱葱,王凯也不知道为什么得到这份礼物,那时候他和靳东还不很熟。
后来杀青离组了,拢共也没有见过几面,没正经交谈过几句。收拾东西时,他忘了那盆薄荷,把它孤零零丢在了宾馆的窗户外头,快到了机场才想起来,本来想着算了,可又觉得是别人送的东西,太不上心了也不好,还是打电话给了胡歌,让他帮忙去提回来。
没多久胡歌也要离组了,边拾掇边打电话给王凯说自己要回上海,让别人给他带回去,所以那盆薄荷又辗转到了录音助理手里。
那段时间王凯也不在北京,只好麻烦助理小姑娘先养着,姑娘挺会伺候花草,再回到王凯手里的时候整整大了一圈,一蓬翠绿生机盎然,女孩子指着给他看新发的绿梗儿,告诉他什么时候浇水,浇多少,说完又挠头笑:"我搞忘了,凯哥那么忙哪有时间记这个。"
王凯摇摇头:"谢谢你啊,这么用心,长得真好。"
"没有没有,别客气啊,举手之劳。"
王凯把薄荷放到阳台上,成了他家里唯一的绿色,不常住的地方什么都养不了,买来添点儿活气的干花,这次回来都脆败了一桌,只能全扔了。
他站在阳台抽烟,用手指拨弄那些鲜绿的叶子,清凉的香在烟草味散完后漾开。他才忽然想起来这盆植物来自那个不怎么熟的师哥,然而此时此刻,靳东的脸还不如刚才那个还算可爱的姑娘来得清晰,他一秒就抛到脑后去了。
《伪装者》是早定了角儿的,他还挺高兴又和胡歌凑到一块儿,毕竟那是个开心果,一起工作气氛总是蛮轻松的,看完了剧本,发现和靳东的对手戏才是最多的,他倒是不怵,传闻里再严格甚至严厉都无所谓,做好本份就是,他也是专业的。
那盆薄荷入秋以后就开始发蔫儿,眼可见地从根叶发黄,王凯没办法也没精力管,只得又打电话给那个录音助理姑娘,这次认认真真地问了人家名字,叫曹芮琪的女孩儿抽了个周末来把植物又接走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身边也没人能管它,想来想去只能找你。"
姑娘连说没事,脸有些红,红得王凯心里开始懊悔,他觉得自己唐突了,人家不会以为他在暗示什么吧。其实原本,一盆植物死了也就罢了,估计赠者都忘了,可他总又觉得不忍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曹芮琪把它送回来的时候,是那么生趣勃勃,像萃取了一整个夏天的活力。王凯又怀疑他不会是真的对人家姑娘有好感吧,但自己的感觉不至于自己都搞不清,估计大小是个生命,所以不想轻易就放弃吧。
深秋流霞烧红天际的一个傍晚,王凯去赴局,胡苗陪着他,是《伪装者》剧组的局,在开机前大家熟悉熟悉。话是这么说,其实这个组哪里还有必要熟悉,有些人之间都熟烂了,不过是喝酒吃饭的借口罢了,正午从来不缺聚餐的名头。
果不其然,来的人除了宋轶,没一个生面孔,王凯的位子左边是靳东右边是衣架,他到的时候靳东还没到,菜都上了四五个,人才来,边说笑着边脱下带着秋露的风衣,王凯也不知道脑子哪里抽了,站起来就接过来,挂上衣架的一瞬间,发现整桌都安静了,他才知道自己在干嘛,看剧本看傻了真是。
"哇塞!这什么情况!"还是胡歌先反应过来。
王凯抿着嘴,也不晓得怎么解释。
身后的男人笑起来:"看来有好好做功课啊。这好演员,就是要把角色习惯潜移默化,才能做到不突兀不做作。"
"东哥过奖了。"王凯把嘴角弯了个克制得体的弧度,笑得有些敷衍,这顿夸实际上挺叫人尴尬。
桌上没外人,很快就活泛起来,推杯换盏,下套耍赖,靳东和胡歌扯着皮,王凯低头戳着手机,曹芮琪把薄荷接走那天他们加了个微信,有的没的会聊几句,大部分都是说植物的事儿,刚才姑娘发张照片过来,给他看温箱里又重新挺立的植株和新发的翠芽儿。
"是我给你那盆吗?"冷不丁旁边靳东带着酒气的呼吸喷过来,王凯才发现被人侵犯了安全距离,那侧的手臂肩颈一下起了鸡皮疙瘩,不动声色地挪了挪,又想到更尴尬的情况,怎么解释这盆东西的事儿呢,想说不是吧,花盆儿都没换呢。话又说回来,这个人怎么随便看别人手机屏呢。
"那个,我养不好,"王凯小心地措辞着:"差点儿养死了,所以请了个会养的人帮忙救回来。"
靳东笑:"女孩儿?"
"啊?"王凯挑眼看看他:"是……不是……不是那种关系。"
"紧张什么?"靳东喝了不少,眼底有些泛红,王凯被他盯着,错觉有些凌厉和威胁,这个人掩在温和儒雅下的坚厚气势,一瞬间真的和剧本里的明楼重叠,窒了一下,王凯讪笑:"没有,一个普通朋友,东哥也知道,上个组的录音助理小曹。"
"哦……"靳东拖长了单音,靠到椅背上去斜睨着他笑道:"我可不知道。"
王凯一愣,他觉得今天这人有些莫名,有些找茬,明明没有过太多交集,也没有理由被他挑刺儿。王凯不想抬杠,谈话只能到此为止,他记忆里仅有的那些关于靳东的部分,让他觉得以前这个人好像没有这么难处的,不过他也不了解靳东,或者酒后露本性呢,谁知道。
王凯看着手机屏上又新发来的植物照片儿,在这个季节里因为温室的呵护依旧葱郁。事实上是被人为地扰乱了冬春气候,却又显得格外自由。他明确地知道姑娘对他有意思,也明确地知道自己没那个意思,可人家不说明白,也只能不温不火地装傻处着。







靳东老师和王凯老师,他们还很纯洁的时候,发生的普通的事。
靳老师:那真是很久以前了(烟)。
王老师:烟熄了,别让我说第二遍。

评论(101)

热度(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