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普通的事6

rps勿扰真人。
噗通的故事,请噗通地看。


踏过嵌在园子矮墙的拱门入目竟然是条不宽的自然河,大约本身水量就不足,又是旱期,傍晚的暴雨也未有给它带来多少丰沛,路灯下细细的水流穿插在干涸河床的乱石里淙淙而过,不过在夜色下倒是挺干净。
刚才的谈话告一段落,最终似乎莫名其妙地就达成了这么个赌约,王凯有些捉不到头绪,干脆就光棍地随它去了,他觉得靳东可能也就是一时兴起,对他无意泄露的一些心绪产生了些无关紧要的兴趣,大约明天就会忘记了。人嘛,特别是比较自信的人,就算并不了解,也总下意识想要证明自己的洞察力与正确性,若是往常王凯多半会觉得厌烦,可是由这个人做来却好像不特别讨厌,甚至能让你看到他的诚恳与郑重,似乎是一份秘而不宣的关怀。
轻摇头,打住自己天马行空的臆测,王凯觉得大概还是剧本看多了,老觉得靳东身上已经早早染上了明楼那种哄死人不偿命。
这几分钟的路程他们没有交谈,于这份不够熟稔的关系居然也没显得如何尴尬,顺着鹅卵石铺就的沿河小道往前走,路边列着齐整的冬青树,散发特有的冷涩香味,疏于修剪的钝叶针偶尔斜插出来,走在里侧的人得不时地侧身让过才好通行。
他们并肩走着,不想走回头路,会所看着不太大,按规律沿着院墙总能找到另一个门再回到那个园子去,可越走越远,直到冬青丛间矮墙上,隔一段总有一扇的花窗里透出的光都变得又远又小了,他们才发现原来这个会所不小的啊。
靳东看着王凯把脸凑到花窗边去观察位置,嘀咕着:"迷路了啊这是。"一枝墨绿的冬青叶尖缀满了映射着暖黄路灯的水珠,就悬在他头上,那颗毛绒绒的黑脑袋还左右乱晃,空气共振让一颗晶莹倏然滑落,进了那人羽绒服的领子里。
"嘶……"被冰了一下的人猛地直起身,靳东下意识就抬手去拨开那枝条,这下彻底坏菜了,整颗冬青树被骤起的力量牵连,钝叶针上乱颤的水珠一瞬间潸然而坠,扑了两个人满头满脸,面前的青年瞬间傻住了,瞠大了本就圆溜溜的眼,精心打理的头发被水汽爬过蔫了下来,水滴顺着额角往下淌,像只淋了场突如其来的雨的猫,懵圈儿了。
靳东赶忙掏了手帕递给他,却憋不住笑:"我可是好心啊,噗……你看我也湿了。"
王凯没接,合手抹了把脸也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自己快先擦擦吧。"
两个潮了吧唧的男人面对面傻笑着,冰冷潮湿的雨水,酝酿在叶间也没散去多少寒气,贴着头皮捂在发丝里并不好受,还有顺着发尾往脖子里钻的,更让人背后起粟,可两个人却都觉得气氛松快异常,如同一起干了什么糗事的少年人,既哭笑不得又意气飞扬。
靳东抬手用帕子抹去王凯鬓边的水,不必多虑,毋需道理地气氛将将好,适合说些情真意切的交心话,把彼此的关系推进一小步或一大步。可是总有人不吃这一套。
王凯对他笑弯了眼勾走他的手帕:"还是我用吧,你那边就是殃及,我这个地方是重灾区。"
靳东一怔看着空了的手,那个人已经拿手帕揉着后脖子走出了好几步,他还想说些什么追一追即将流失殆尽的气氛,可王凯的手机忽然响了,预置的铃声划破静谧回荡在这条冬青小道上。
那青年一手擦着水一手摸出手机,看了屏幕回头对他扁扁嘴角:"是老胡,怎么办,接吗?有点不想告诉他我们迷路了。"
靳东快走两步过去把手机抽过来:"我来说。"
一接通就听到胡歌掐着嗓子:"喂喂喂,靖王殿下,你们跑到哪里去啦,臣妾这里宵夜都备好了。"
靳东把听筒拿远些等他演完,然后幽幽回道:"我们在散步呢。"
"嚯!东哥啊,吓我一跳"画风一下回来了,胡歌意识到什么马上又咋呼:"你们俩背着我是要私奔嘛!"
"私奔就不接你电话了。"
"话说,凯凯电话咋是东哥你接啊。"
"他不方便。"
"神,神马?!!你们出去没俩小时,他哪儿就不方便了!!"
"不方便告诉你哪儿不方便。"
"我!的!天!呐!"
周围太静了,胡歌又喊得惊天动地,王凯都隐约听了个大概,实在对这两个人的对话忍无可忍,实际内容一句没说,净瞎扯了,赶忙把手机抢回来:"胡啊,我们走得有点远,马上回去啊。"
"快回来解释清楚,不然咳血给你们看。"
电话挂了,王凯略无奈看着靳东笑眯眯的样子,他额发打湿了垂成绺贴在额头,显得凭空年轻了几岁,莫非心性也跟着变小了,和胡歌瞎闹起来,转念一想,原也根本不了解人家,或许这才是他原本的样子,这一晚所谈论的事情,深究起来实在太过了,连交浅言深都不足以形容,王凯也着实不想再多花心思去揣摩,没发生的事情就随它吧,想起那个赌约,他既未有心抗拒,也没让人轻易取胜的打算,最合适不过顺其自然了。
"确实得快点回去,"他点亮手机打开定位和地图:"别着凉了。" 靳东挑眼看青年认真研究方向的模样,不置可否。先头粘绵的气氛此刻是渣都不剩了,他舔了舔槽牙,心想,来日方长。



早为啥不看地图?
靳老师:你要体谅我宝宝想和我独处的心情。
王先生:我只是没想起来。(冷漠.jpg)


评论(43)

热度(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