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辣

rps勿扰真人。
强迫症一定要把四个都写完。
脑洞都填上了,幸福。

西安的太阳辣,陕西的菜辣,汗淌进眼睛也辣,但也赶不上腰腿屁股火辣辣的疼。刚到地头那顿火锅他都借故推了,哀哀地趴在宾馆给自己热敷,那人还打视频电话过来,看他光着腰捂着毛巾大概觉得自己确实有点过了,说话都带了小心。
“我明天还录节目呢!”
“疼得厉害?要不找个技师按按?”
“按什么呀,我可不丢那个人,而且人生地不熟的,撞到啥特殊服务的可说不清。”
"也是,就你这把腰,估计正经服务的都遭不住要起邪念。"
"胡说八道,人人都像你啊,也就你把我往死折腾。"
"是我不好是我不好,这不是太久没见了么,而且你西安回来咱又得错开。"
他爬起来去换热毛巾,从视频面前站起来,白T恤卷到胸口居家裤松垮挂在胯上,白生生的腰窄窄一把,他知道那人喜欢他的腰,故意让一时上不了手的人多看会儿,报复前一晚的不知节制。
搓着毛巾叹着气,其实也不全怪人家,他自己也没把持住。他曾以为这种聚少离多的恋情,估计扛不了两年就得掰了,刚在一起的时候他质疑过自己,是不是该陷入这种不安定的关系里。那人性格里的强势其实是他应付不来的,他本也是个强势的人,可那时天昏地暗地覆天翻地爱上了,他们谁也管不住自己。
他不是个得过且过的人,却第一次想:随它吧,走一步算一步。
他后来才知道那人比他挣扎地更凶,甚至逼自己颠覆近四十年的原则。
然后不是没有争吵过,分离是治疗爱情最强的药,缓慢释放巨大药性,要人从沉迷里痊愈。
他笑笑,把热毛巾捂到腰后,可他们似乎是彼此的绝症,什么都治不好。
眼睛有点辣辣地,似乎进了水去,他揉了又揉,红起来了,像昨夜他哭得最狠的时候从那人眼里看到的自己,像个病人,沉迷到自己都心惊。他想,那人也在他眼里看到相同模样,所以才会没完没了,折腾得他浑身疼。
回到床边,视频对面的男人低着头看剧本,余光看到他拿掉眼镜抬头对他笑,那笑容还是一样天昏地暗地覆天翻。



完。

评论(29)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