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普通的事(8)

rps勿扰真人。
生病就要写点纯情的东西。


王凯没对爹妈说实话,心虚地避着老两口买机票,按时按点出发说是回剧组,像幼时每一次背着大人跑出去玩却说去买书一样。
拖着箱子在机器上值机的时候靳东来电话了,问他要不要吃包子,夕阳正好从航站楼整片的玻璃窗刺进来,他面着窗有些睁不开眼,夹着电话手里理着身份证和登机牌,乱糟糟地应付着那人莫名其妙的电话。
"要不素的三丁的都买?个头不大,你吃得下。"
"都行。"
"快登机没,不晚点吧?"
王凯叼着登机牌,说话呜呜地:"快了,没说晚。"
"那行,我买好包子也出发了。"
抿着那张硬纸,王凯把它取下来捏在手里,其实他想说我方便去吗?我去干嘛?
可事到如今了再问这话也太矫情了些,去吧,就当是为了驴肉火烧和包子。然而很久很久以后他才知道驴肉火烧是保定特产,那不过是靳东看着电视机随口扯出来的借口,那时候靳东是不是也挺紧张的呢?反正他挺给面子地从来没问过。
飞机准点到达,才开机就收到山东移动的问候,踏出舱门,廊桥里就又干又冷,可王凯喜欢北方的冬天,傻冷不往人衣服里钻,像头憨厚的寒兽,围着你团团转,可舍不得真的伤害你。
他一出登机口就看到靳东了,那人在北方人里面身高也出类拔萃,黑色围巾灰色短羽绒服,显得腿特别长,气定神闲往那儿一站就仿佛身边人都自动被高斯模糊了。王凯捏了捏箱子拉杆,机场暖气十足手心出了一层薄薄的汗,迎着靳东的笑容走过去,站定在他面前低声道:"东哥,久等了。"
靳东伸手去接他的箱子:"不久,我时间掐得挺好。"触到有点湿的把手,皱皱眉从口袋里摸了包纸巾:"怎么出这么多汗,要在外面走一段儿才到停车场,别受风着凉。"
王凯有点局促,想在裤子上蹭蹭得了,冷不防被带着热度干燥的手从后领口伸进去,那人摸了一手汗啧了一声:"不行,搁这儿擦干再出去。"
王凯被摸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背,盒盒笑着躲开:"别啊,搁这儿多难看啊。再说这里头太热了,走两步又要出汗。"
靳东想了想把围巾解下来仔仔细细给他系好:"跟你说多穿点,围巾都不带。"
这个动作亲密地过头了,正好隔壁一对久别的小情侣也在包围巾,包完就亲在一起。王凯脸上有点烧,低着头眼神到处游移,他想说点儿什么调剂一下气氛,一抬头撞进靳东的眼里,坦然又温柔,让挣扎抵抗都变得可笑,从决定来的那刻一切就由不得他了,忽然他又想起那个赌约,他开始怀疑靳东根本没有忘记。
一路走到停车场,王凯倒不觉得特别冷,带着体温的羊毛围巾把他圈得紧紧地,一点风都钻不进去。靳东开的车是辆看上去开了几年的E级奔驰,不陈旧也不奢侈,舒适度很高。上了车靳东就从后座拖出个保温盒,打开来是还带着热度的包子,拳头大小白白胖胖的。
"老字号了,一天就出几锅,尝尝看。这种是素的,"他指指尖儿上有绿点的:"其他是三丁的。"
包子不烫了,入口将将好,闷在保温盒里皮子有点浮,但一点儿没烂咬劲十足,发面一定发得相当好。素包子一咬开青菜和芝麻的香就漫溢了车厢里。
"好吃吗?"靳东一边发动车,一边笑着看火速啃了一个包子,腮帮鼓鼓的人。
"嗯,唔,好吃。"王凯不好意思地望回去:"有点饿,飞机餐不好吃。"他像个小动物,嘴角粘着芝麻,吃东西的时候毫无防备,似乎好好喂食就能得到信任,靳东无奈地笑,好懂又难搞的小动物。
"再尝个三丁的,别吃太猛了,晚上带你吃好的。"靳东伸手把他嘴边的芝麻抹掉:"小孩儿似的。"
王凯怔了怔不知作何反应,只好低头 小口小口啃着三丁包子,笋丁清甜,豆干很香,肉丁不腻人,好吃得很。可他心思有点飘,车子驶出停车场,这个城市在凛冬里冷寂,暮色里一片肃灰,他没有怎么来过山东,小时候暑假和父母去过泰山旅游,稀薄的记忆只有炎夏里没完没了的石头山,和高得吓人的峡谷。车里静静的暖暖的,靳东开车的侧脸很认真,也不撩他交谈,他就歪在副驾座位上,本以为不可能很放松,却不知道为何就像个吃饱了的猫儿似的开始打瞌睡。
靳东余光瞥着他犯困还要硬撑的模样,好像一点风吹草动就会竖起耳朵睁大眼睛警惕。可爱得让人心痒,让人想欺负一下逗弄一下,然后捉住了好好养胖。靳东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这个人思维就发散地一发不可收拾,饲养欲也是。他把人哄过来,其实还真的没多想什么,就想带他吃点儿好吃的,陪他吃点儿好吃的,看他吃点儿好吃的。他自己也晓得很奇怪,大过年的,人家在家里吃得肯定不会差,脸颊上微微嘟起的腮肉就佐证了这点,可他就是想亲眼看着王凯吃。这念头越怪异就越难以抑制,从放假离组,这个人离开他的控制范围就开始发酵,靳东也很难对自己解释到底怎么了,这么说其实是过于自负的幻觉,王凯大概从来没进过他的控制范围,触手可及又抓不到,看着乖巧又抗性十足。

 这也许是他人生里最没有计划性的一件事,他不清楚他想从王凯身上要什么,应该说他没把握他能要到什么,可他发现他退不回来,放不开来,他又有点点没道理的自信,觉得总不会一场空。就凭着这没影儿的些许希翼,他第一次放任自己不计较结果和效率。
副驾上辗转挣扎在睡梦边缘的人,耷拉着眼皮,眼神散着,呼吸低低沉沉地,看上去很好诱哄,靳东放轻了声音,加了不自知的蛊惑:"我没给你定宾馆,就一晚,跟我回家吧。"
"嗯…………嗯?啊?"昏昏欲睡的小动物立刻晃着脑袋用力眨眼清醒过来:"不好吧。"
"家里没人,就我自己。"
那也不好吧,王凯默默地看着靳东,像那个雨天在车里拒绝那份价值不菲的礼物,既不直接回绝也不轻易妥协,靳东叹了口气:"先吃饭,吃完再看好吗?"
"嗯,不然我自己在APP上定一个吧,哪个地区附近比较方便?"
正好遇上一个红灯,靳东歪过头去看他,他也坦然地望回去,手里手机的app已经打开了,靳东有点懊恼,太急了,这个人一旦被迫到一定的地步,反而就立刻变得棘手。
"吃过饭再说。"他还想抢救一下,虽然似乎大势已去了。


tbc

评论(52)

热度(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