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楼诚衍生多cp】从前从前2

继续装可爱!!

10
萧景琰告诉自己,你要冷静啊,你是神仙。可是这个坐在金椅子上的人,头上写着好大好大的"尘缘"二字,他在心里比比,有三尺见方。为什么尘缘就是这样,也太蠢了吧。天道不会是在耍他吧。
蔺晨也傻住了,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
无欲无求的琅琊皇帝忽然间找到了人生的真谛,修什么仙,卧槽,老子要泡这个男孩子!!
萧景琰在心里叹气,看来他得道后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帮助这个皇帝修仙,也可以吧,反正修炼这事儿他干了五百年,很专业。

11
"你。"
"你。"
"你先说,你先说。"
"哦,你要修仙?"
"啊?哦!修!修!"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都行都行!"
"这个,你也不要太随便了,注意事项还是要讲在前面。"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哦,我叫萧景琰。"
"我叫蔺晨。"
"哦,你们人修仙吧,简单些,一般分三个阶段,洗筋伐脉,凝神聚气,返本归原。"
"你多大啦?"
"我五百岁了。"
"我二十六岁。"
"哦,我看你资质不错,如果你肯用心,五十年可延年益寿,百年可成丹,往后结婴化神指日可待。"
"你家住哪里啊?家里几口人?没有婚娶吧?"
萧景琰忽然一拍大腿,糟了,一霖还在等他回去吃饭。天色暗了,夕阳攀在琉璃瓦照进金銮殿,黄澄澄金灿灿一片。
"蔺晨,我要先回家了,明天来教你修仙。"
皇帝一听腾地弹起来,踩着鎏金的地砖一卷身扑到萧景琰面前,那巨大的尘缘二字如山倾砸过来,萧景琰下意识退了一步,蔺晨一把抓住了神仙哥哥的手:"你别走!"
"不行啊,我弟弟怕黑得很,他刚化了形,一个人在家会怕。"
"那你要是不来了我怎么办?"
"我来啊。"
"我不管,我不信。"
"神仙不骗人的,会消功德朽金身的。"
"不行,你要对我负责任。"

12
萧景琰苦恼了,他想了想,咬咬牙狠狠心把手里的纸包往蔺晨怀里一推:"给,这是我心爱之物,对我极其重要,暂时押在你这儿,明天我保证准时来赎回它。"
那玩意香喷喷摸着圆乎乎的,蔺晨搂着觉得口鼻充斥着萧景琰的香甜,心里荡漾地不行。
"那你一定要回来。"
"嗯,"萧景琰夕色中仿佛含情的眼望过来,也装了些不舍:"你记得放在通风的地方啊,潮了就不好吃了。"

13
天要黑了,琰琰哥还没回来,树木的葱郁把仅剩的日头遮蔽。许一霖想到启平哥跟他说的那些坊间怪谈,打了个颤,琰琰哥是神仙,不会被无头马踩的,不会被九耳猫追的,不会被蓝皮猴抓走的。
可是……可是琰琰哥去换榛子酥从来没有这么晚回来过。
启平哥和熏然哥去东郊抓扰民的油蝈蝈精了,他找不到别人帮忙。怎么办,好担心。
松鼠把头伸出洞府去,林间阴风阵阵,暮霭散开在森森的树木间,好可怕,会不会有妖怪,呜……我好像也是妖怪,可是还是好可怕。
许一霖摸摸屁股,尾巴没有跑出来,他是只会化形的松鼠了,他不能永远这样没用的,他要去找琰琰哥!

 吹亮一盏马灯,微微橘光照亮面前一小团,许一霖第一次在日落后独自出了洞。


14
夜里的街道会和白日不一样,夜里的树林干脆就是个迷宫。许一霖在离开洞府五百步以后迷路了。枯枝堆叶在脚下沙沙响,咚咚咚的心跳像锤鼓一样。
忽然几只乌鸦钻林而出,噗啦啦啦一阵骚乱,扑簌簌地树叶和干枝一下把小松鼠砸得掉了魂,呜呜呜地狂奔起来。
咚,被裸露的树根绊倒了。
啪,马灯摔碎了。
嘭,尾巴也吓出来了。
好疼,许一霖趴在地上不敢动,琰琰哥,你在哪儿啊。
黑暗里闪起两簇幽光,他抖得像个筛子一样,有鬼啊,要死了。 湿乎乎喷着热气的鼻子拱上来,围着他转圈,许一霖把脸埋进手臂里哀哀地等死,琰琰哥对不起,我没用,还是活不成。
没多久,那气息离开了,然后被提着后领拽了起来。
许一霖怯怯地睁开眼,一个有点好看穿着大毛领的人看着他,见他看过来一咧嘴:"松鼠,你就是荣树当年被个半仙用一把猫薄荷骗走那只吧?"
许一霖嗅了嗅,妈呀,是山猫子啊!!又抖上了:"不,不不,我,我不不不是松鼠。"
荣石一巴掌拍上他的屁股,揉揉那团蓬蓬的毛尾巴:"你这个味儿,化成灰我都认得。"


评论(50)

热度(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