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楼诚衍生多cp】从前从前10

厨房,永远是凌院座的主场!

82
"谭老板?凌太医,你们怎么来了?"
杜大人架打爽了,从房上下来,方孟韦接过他的刀入了鞘。
李熏然也跟着飘下来,落到凌太医面前。他一眼就认出凌远了,是早上的蒸糕啊。
"又见面啦。"鼯鼠运动完脸红扑扑的,杏核一样的眼睛盛着冬日的光芒。
凌太医掏出块素色的帕子递给李熏然:"擦擦汗,别着凉了。"
"你是太医呀?"李熏然嗅嗅帕上的药香,回头对方孟韦挑衅地皱皱鼻子,看,不是坏大夫。
方孟韦不理他,心说没救了。

83
征求了方孟韦的同意,坐在廊下,由赵启平解释了一下事情的原由。
为什么是他呢,赵启平无奈地叹气,因为这群人也就他能把话说得条理清楚了。
方孟韦暴躁,李熏然跳脱,杜见锋嘛忽略不计。
他垂着头玩着手指头,慢条斯理边想边说。
被一群人盯着本来就有点尴尬,对面的视线更是让他有点火大。
谭宗明托着腮从赵启平的桃花眼往下巡视,唇染春色,薄肩窄腰,翘臀长腿,手也好看,玉葱似的。
眼里总有流光,像藏着银钩,随便看人一眼就带着缠情蜜意。
和外面流行的那些好清纯不做作的小可爱真的好不一样。
有意思。

84
萧景琰到皇宫时刚散朝。
他本来想走正常通报程序见蔺晨。
可他忽然想看看蔺晨在干嘛。
所以施了个隐身术到了御书房,静静站在窗下。
"国师还没来吗?"蔺皇今晨问第三十三次了。
小太监满头是汗嗫嚅应到:"回,回皇上,还没。"
昨日留下的榛子酥,被摊开盛进了个银盘里,架在火盆上烤。
蔺晨时不时给它们翻翻面儿,昨夜忽来的暴雨,让点心有点儿受潮。
景琰说过潮了就不好吃了,会不会是因为潮了他才不来了。
嘶,手不小心触到银盘,滋地烫红了一块儿。
太监宫女立马跪了一地。
"行了,是朕不愿假他人之手,不怪你们。"
萧景琰在窗外看着,那人顶着巨大的尘缘二字,垂头丧气,样子特别滑稽。
榛子酥烤出了甜甜的香味儿,甜甜的。

85
"景琰!"蔺晨一跃从椅子上跳起来,他心心念念的神仙,踏着缈缈的风走进来。
走到他身边执起他烫红的手,一抚就消了所有的疼痛和伤痕。
"陛下有心了,"他说话褪去了前日的随意,添了些柔和恭敬:"陛下真龙之身,帝星耀目,若潜心修行,定会仙途无量。"
"你会一直陪我吗?"
"景琰定为陛下鞠躬尽瘁。"
"能像昨天那样叫我名字吗?你看你也算是帝师了,不用守那些繁文缛节。"
萧景琰笑了,教十里春风都失色,他说:"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86
"对了,还有件事要麻烦你。"
蔺晨着人把榛子酥捧到案前来,看着萧景琰小口小口吃得直眯眼,心里舒服地不行。
"说什么麻烦,你要什么都不麻烦。"
萧大仙把几个弟弟的事情一说,蔺晨摸着下巴想了想。
"你弟弟都有什么本事啊,这差事安排得他们自己想干的才行。" 

"这个我倒是忘记问了,我等会儿回去问问看。"
"回去?你还要走啊?"
萧景琰把最后一颗点心塞下肚,拍拍手上的碎屑:"我不能不回家啊。我准备在四方大街置个宅子,你看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想你住坤宁宫,不,还是直接住养心殿好。
蔺皇不开心了,小舅子是阻碍幸福的第一阻力。

87
既然仙师说了,宅子还是要置,蔺皇不属猴,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急。
蔺晨写了个手谕,让户部尚书天黑前把事情办妥,必须是四方大街离皇城最近的宅子,绿化要好,装修要好,采光要好,风水要好,交通也要便利。
户部尚书一脸懵逼,皇上让他给国师买房,为什么嗅到了伦理剧的味道。

88
"你别让买太贵的啊,我这几年也没有存什么钱。"萧景琰看他写那个心里有点方。
"不要你钱,国库拨款,这是官员福利。"
传旨太监埋头不语,心想,可能全国的官员都没听说过这个福利。
不要吐槽你皇帝好嘛?他已经爱得很辛苦了。

89
荣石和许一霖到中午还没醒,杜大人,谭老板,凌太医全体旷工,就粘在荣家的后院里。
哦,谭老板不用上班的,他是可恶的资本家。
方孟韦和杜见锋挤在一起晒着太阳说着分开这段时间各自的见闻。
谭宗明有一搭没一搭地逗赵启平说话,就不让他好好睡觉。
李熏然闲不住在院子里飞来飞去抓鸟,一会儿肚子叫了,哀哀地坐在小水池边上嗑一包不抵饱的葵花籽。
凌远看他这样子,非常自觉地借了荣家的厨房,翻翻食材还挺新鲜,看来那些纸傀下人被萧景琰弄消失前还兢兢业业地买了菜。
要做点快手小吃喂鼯鼠,凌太医严密精确的大脑里菜谱刷刷地翻。
小葱松子鸡蛋饼,一刻钟就香喷喷地端出来了。

90
凌远没好意思就给李熏然一个人做。
他讨好舅子的意识和手段,多少比荣石这个妖怪,杜见锋这个武人要强些。
李熏然吃得直舔爪:"唔,好好吃,凌太医你好厉害啊。"
方孟韦小口咬着鸡蛋饼,决定等会儿和李熏然道个歉,之前说凌远坏话了,毕竟吃人的嘴软。
赵启平心想,这手艺,不知道单身多少年了。



评论(83)

热度(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