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楼诚衍生多cp】从前从前29

我回来啦!!


264
明诚把明楼支去监护杜大人和方兔子的情况,说赵启平妖力太浅,凌远是凡人,他不放心。
其实哪要监护,方孟韦伤势较重但他有妖力护体,恢复起来很快。
杜见锋致命的蛛毒解了,这点外伤对个武官来说不算什么,两个人往床上一扔多睡几觉就好。
明楼知道明诚是有话跟萧景琰单独说,虽然有点哀怨,也只得顺水推舟。
毕竟三百年未见的亲兄弟,还不许人家说点儿悄悄话嘛,况且他仓鼠又对小神仙心魔的事情有顾虑。

265
明山主无聊了,这事不太好。
赵启平押着又有点烧起来的谭国舅回府了。
孙捕头早带着几个小捕快回衙口录案了。
凌远精得跟鬼似的,一看这情况就拉着李熏然去杨顺兴打包酒席了。
说是大舅哥一家刚来就撞上这种事情,一番操持实在辛苦,要好好接风。
就剩下最没心眼的许一霖,和有心眼也没处使的荣山猫。

266
许一霖不肯走,这是他第一次在家族事件中派上用场。
以前道行不够,化形都成问题,别说帮忙。
现在和荣石合丹了,修为也跟着涨,终于他不是最没用的了。
刚才给孟韦哥使净心舒元咒,修补丹田挣出的细微血痕,琰琰哥还夸他特别有长进呢。
现在大家都有事情忙,他更不能走,要守着孟韦哥。

267
荣石被明楼打量地心里发毛,五千岁已经不是妖怪范畴了吧,散仙都最多活三千年,就是王八成仙也不例外啊。
这大舅夫到底什么品种的蛇啊。
以山猫子的道行自然看不出冰蚺血脉,明楼倒是悠闲地读着荣石的生平。
荣石,山猫妖,天魁道,道行五百七十一,有一弟一妹,工作卖皮草,配偶许一霖(萧景琰四弟,松鼠妖,净心道,道行合丹前一百六十五,合丹后五百七十一吧。)
明楼在想着最后那个"吧"是什么意思。
转头看向许一霖,天赋系统闪了闪,不情不愿地在许一霖头上飘了一行字"他就是许一霖"。
怎么越来越懒了,明楼觉得回黎山以后该让阿诚给他修修这个破系统,是不是灵气不足了。

268
明楼想,这么坐着也是尴尬,聊聊天呗。
也算是有点共同话题。
"你俩双修得怎么样啊?"
许一霖一听,脸就红了。
荣石连忙答道:"还不错还不错。"
"双修这事儿对你们年轻人可能挺枯燥吧。"
许一霖想到什么头埋得更低了,耳尖红得要滴血。
荣石想把他搂住被他一爪子拍了下去,嘴里还得答话:"不枯燥不枯燥。"
"一家人也别客气,我这儿有两本狐狸精送的书,里面花样还挺多的,拿去参考参考。"
明山主一挥手,两本精装小册摊开在许一霖旁边的茶几上,松鼠瞄到一眼嘤地一声就捂着脸跑出去了。
撞上正走进来的明诚和萧景琰,头都没抬。
明诚看着老神在在喝茶的大蛇:这咋了?
明楼摇摇头:不知道。
荣石忙不迭躲着神仙舅子炯炯的目光把那两本书收进袖里追出去,大舅夫您人真的不错,但是您会聊天吗?

269
萧景琰进了厅里眼睛有些红,对明楼也淡淡地,不热情也不失礼。
明山主无所谓,就当他是神仙自带的冷漠属性。
其实明楼怎么不知道,小神仙怨他,怨他和明诚合了丹,毁掉了明诚一切的可能性。
不能成仙得道,还要永困黎山。
他承认萧景琰有资格怨,甚至恨,可无论如何他都不后悔,绑住这只仓鼠。

270
明诚从明楼手里接过他喝了一半的茶,嘬了一口问他:"你使坏了吧,就这会儿没看着你。"
明楼做了个冤枉的表情对他笑,所以啊,你要一辈子看着我,寸步不离。

271
这顿晚饭可能就李熏然对气氛毫无知觉。
他左手一只鸡腿右手一张葱油饼,这顿饭可是他请的呢,是他猜灯谜赢来的啊。
虽然杨老板这个人实在奸商,这一顿抵了他半个月的份额,但好歹在琰琰哥的大哥面前倍儿有面子啦。
早上因为杜大人的事情当众哭鼻子丢的脸都找回来了。
凌院座顶着神仙舅子锐利的目光拿手巾给李熏然擦蹭到下巴的油,心说杜见锋躺得真是时候,伤成这样,方孟韦又为他拼了命,估计神仙都要心软。
谭国舅病着呢,连带赵启平这顿饭都没回来吃,况且也要他得手了再说。
凌院座想,哎,能者多劳吧,无论如何这关要过,早过早轻松。

272
"凌太医,"饭后神仙开了口:"到议事厅来一下,我有些话要单独请教。"
鼯鼠咽着最后一口海带汤,竖起了耳朵:"我,那,那我也……"
萧景琰轻飘飘撇了一眼李熏然:"然然帮楼哥和阿诚哥去客栈把行李取回家来。"
李熏然第一次对萧景琰说的话产生犹豫,不知所措地扯着凌远的袖子看着他。
凌院座摸摸他卷卷的额发,笑着说:"熏然去吧,我和你哥说说话。"
鼯鼠仿佛都耷拉着耳朵跟着明诚走到门口,忽然转身对萧景琰哀声求道:"琰琰哥,你不要对凌太医发火,我没有夜不归宿,交配也是我要的。"
明楼没绷住笑出来,明诚瞪了他一眼,赶紧把李熏然拉出门去。

273
萧景琰脸色铁青,盯着一脸尴尬的凌院座,交配?!熏然那么单纯可爱,以前从来不会说这种话的!!




评论(77)

热度(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