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楼诚衍生多cp】从前从前32

286
从迎灯节晚上算起,这两天赵启平太忙了,杜大人的事儿还好,一大家子撑着呢,谭老板一个人就够他焦头烂额。
昨夜里终于施术帮国舅爷祛了内邪,抱着睡了一夜也没再汗如雨下地发烧,早上他起身的时候差不多就好了九成了。
国舅爷睡得挺好,赵太医交代了管家就回家换衣服准备上班。
李熏然坐在大厅门口的台阶上啃松仁蒸糕,方孟韦和他坐了一排在喝粥,看着精神好多了,小一霖的净心诀确实效果不错。
凌远从后厨出来,不甚满意地擦擦手,国师府这群神仙妖怪平时都不开伙,家里毛都没有,他早上去买蒸糕顺便带了些菜,谁知道厨房里油盐酱醋都不全乎。
时间有限只能给熏然做点小吃,今天的下午茶要委屈他了。

287
赵启平看着他院座大人,一脸懵逼,为什么,我每次回家都能看到你?!
凌院座很坦然地和赵太医打了招呼,跟他说厨房有粥。
看着凌远轻车熟路地进了李熏然房间,开窗透气,整理床铺,然后亲亲跟着他后头转的鼯鼠说先去上班了,临走还提醒赵启平别迟到,今天是假后复工,要开个早会。
赵太医一脸问号,他特么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288
赵启平想了想把李熏然和方孟韦拉到一起,挨个闻了闻,然后他就震惊了。
这个家里!现在只有他和琰琰哥没有脱处了!别说科学了,这特么连玄学都不符合好嘛!
琰琰哥修的是清心道,本来就寡情淡欲,何况他现在是神仙,他那个小皇帝估计路还长着呢。
但是赵启平自己呢,他明明是个有人爱他爱得都跳河的小妖精,修的还是天绮道,居然和萧景琰一个水平。
赵太医捂住脸,都怪谭宗明都怪谭宗明都怪谭宗明!

289
李熏然也凑过去闻闻赵启平。
哦,还是纯爱阶段呢,平平可真够傲娇的。
"平平啊,你也不要太为难谭老板啦,我看他是真的喜欢你的,而且,"鼯鼠脸红红地抿嘴:"交配可舒服了,孟韦哥是不是呀?"
方孟韦拒绝回答这种问题,去厨房盛粥。
赵启平阴恻恻地看着李熏然拒绝这种赤裸裸的炫耀。

290
"平平你和谭国舅到底怎么样了?"方孟韦稀呼稀呼地喝着粥,也递了一碗给赵启平。
怎么样啊,赵太医想起昨晚的情形苦笑道:"他在跟我赌气呢。"
"啊?为什么啊?"
赵启平坐到台阶上和他们一排,望着天把城墙边的事儿跟他俩说了。
"哎呀,平平你怎么这么缺心眼儿啊,你这样子说谭老板肯定要伤心的呀。"
被李熏然说缺心眼儿,赵启平妖生第一次无法反驳。
"是啊,哪有人这样讲自己的,国舅爷能不赌气嘛。"
赵启平低头喝了口煮得粘滑的皮蛋鸡丝粥,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样,其实他从来没有真的认为谭宗明是那么看他的。
可是他又不敢,他害怕太过美好的期盼,终究会是水中月手中沙。

291
李熏然出门上班的时候在大门口和赵启平分别,很严肃地对他的金花鼠哥哥说:"你要去跟谭老板道歉呀。"
赵太医揉揉这个小吃货的头发,长大了,再也不是只知道吃和打了。
是啊,他的兄弟都是那么勇敢,他有什么理由不行呢。
昨夜里,谭宗明舒服些了,他存了心故意勾引,那个人明明忍得很辛苦却只是把他紧紧抱住,抱得他生疼地。
赵启平修了天绮道以后很少做梦,因为梦也是这行道的一类功法。
可昨晚他做了个梦,梦见了他师父,白老鼠模样和蔼如初,对他说:启平啊,你要幸福。

292
蔺皇今天早朝上得特别积极。
居然在群臣刚列好队就准时坐上了龙椅。
可怕。
感觉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蔺晨想了一个早膳的功夫,他有件事情要宣布。
他要给国师加冠,昭告天下,同时行皇后册封大典。
老臣都哭昏了一地,皇上啊,国师可是个正儿八经的神仙,还是个男神啊,这样一来蔺氏的血脉可都要断了啊。
蔺晨托着头看他们哭了一会儿,挥了挥手:"朕要是得道了,能活个千儿八百年的,你们都死完了朕还没死,要血脉干嘛?"
老臣一听有道理,立马不哭了。
于是国师加冠暨皇后册封大典就这样紧锣密鼓地准备了起来。
不过皇上说了,册封那块儿偷偷地进行,声张地不要。
是要给个惊喜嘛,挺浪漫的呀。

293
惊喜个毛线球。
蔺皇恹恹地坐在观景阁里,冬阳投入朱栏,细风撩起白纱,飘飘渺渺,满室闲愁。
少府那些人是不是言情话本看多了,这装修的什么鬼,蔺皇心里烦,迁怒下臣毫不手软。
他知道这事儿太容易败露,虽然已经把仪式流程改了又改,凤袍也着人按着萧景琰那身红袍的样式重做过,明面上大部分的规制都按照国师加冠来做,只在最后承朝受拜的环节循了册封的规矩。
神仙就算不太懂得皇室礼仪,这事也太漏洞百出,他要是发现了呢,会不会就这样甩手离去?
蔺晨知道自己在赌,赌即便萧景琰发现了也会放纵他,赌萧景琰对他也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动心。

294
"怎么跑这儿来了?"神仙在御书房没有找到皇帝,循着气息到了这宫城之巅的观景阁。
他撩开白纱走进来,气恼地瞪着皇帝:"又存心躲懒是不是?你躲哪儿我都能找到你!"
神仙不知道,他的语气里,有太多的纵容和温柔。


评论(57)

热度(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