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楼诚衍生多cp】从前从前41

吃可爱多长大最可爱的王可爱先生,生日快乐!!!


363
今天是明诚六百岁生日,大妖怪不怎么过生日,因为活得太长了每年都过很乏味。
开始一两百年还有点兴趣,时间长了就像明楼这种,五千多个生日还能过出什么花儿来?
可如今家里添人了啊,各种意义上的"人"。
特别是蔺皇这种不怎么招待见的,卯足了想讨好一下大舅子。
谭老板表示赞成,他是个知恩图报的人,金纱衣什么的太棒了,擦血。
杜大人也表示挺好,他能吊住命等到孟韦回来,也多亏了大舅子夫夫。
凌太医想想,可以有,上次没绷住和大舅子顶了一句嘴,这很不凌远,他要把印象分补回来。

364
萧景琰刚从龙床上下来,一头青丝披在裸背上,迎着熹微晨光,他昨夜没经住蔺晨的软磨硬泡宿在宫里了。
"办寿宴?"
"对啊,怎么样?"
神仙笑:"你想讨好我阿诚哥?"
"是啊,我本来就是最不讨喜的。"
神仙抓着衣服走回床边倾下身去:"阿诚哥是嘴硬心软的那种,况且你没有不讨喜,我很喜欢你。"
如缎黑发从肩头滑下来,神仙赤身背对着朝阳,蔺皇喉头一紧嗷地一声扑上去,今天是说好纯亲热不双修的日子,不如从白日宣YIN开始吧!

365
"办寿宴啊?"赵启平趴在国舅爷身上,声音哑哑地懒懒地,自从有了这件纱衣,夜生活简直连他自己都没脸描述。
谭老板这用金银堆出来的好身体,充分发挥了潜力,要么说有钱人就是好呢,有钱不但能使鬼推磨,还能让妖把嗓子都喊破。
"皇上的意思是摆宫宴,我觉得还是家宴好,在内河弄个画舫,泛夜舟品美酒赏焰火就不错。"
"钱多烧得,什么都喜欢讲排场,大冬天泛什么舟啊,你们家人一个德性。"
谭老板掐住金花鼠软了的腰:"对啊,我们家人骄奢淫逸,现在就让你试试第三个字!"
"谭宗明!我还上班呢!"

366
杜见锋坐在床上,方孟韦在给他绑护腿,他自己老绑不好,这儿嘟一块那儿窝一条的,大老爷们也不在意每次都随便塞塞。
有一回追人的时候松了,差点儿把自己绊倒,从那以后每天早上绑护腿的活儿就被他兔子接手了。
"办寿宴这事儿要看阿诚哥自己怎么想吧,宫宴他估计不会同意的。"
"我看也是,大舅……诚哥也是个实诚人儿。"
方孟韦脾气很躁,但是手很巧,最后那个收结打得特别好,不注意都看不出在哪儿。
衙口的糙汉们都特别羡慕,头儿真是好福气,对象能打又好看,会酿酒还会绑护腿,最主要会为了自己拼命。
啊?你说他们怎么知道这么多?这么好对象,杜大人能不见天儿炫耀?


367
李熏然晨飞回来,凌远已经把饭做好了,国师府的厨房用熟了,越来越有效率。
鼯鼠脸红扑扑地钻进厨房跟着他转,掀掀蒸笼,翻翻锅盖。
凌院座抱着他的小脑袋亲了一口,把他隔开,怕他被水蒸气烫到了。
"玉米虾仁云吞,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
"笋丝小烧卖,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
"那我呢,喜不喜欢?"
"最喜欢!!"
"乖,我也最喜欢你,走,吃饭去。"
李熏然把整个小烧卖塞进嘴里:"慢搜燕?"
"咽下去再说话,别噎着!"
"唔,唔嗯,办寿宴?是不是有豆沙寿桃和小猪包子那种?!"
"对呀,你觉得阿诚哥会高兴吗?"
李熏然戳起一个云吞:"我不知道哎,要是我肯定很高兴的!"
"那我给你办啊。"
"可是,"鼯鼠可怜兮兮地把云吞嚼下去:"我都不知道我生日的。"
凌太医摸摸他绒绒的卷毛:"那你以后跟我一起过,好不好?以前我生日大伯母都会给我煮一碗长寿面,他们回乡以后我就没怎么过过了,以后我每年煮两碗,我们一人一碗。"
李熏然抱住凌远的脖子埋进去:"嗯,我还要加个卤蛋。"
豆沙寿桃和小猪包子都可以不要,有你下的那碗面就很好。

368
荣石自从加入了凡人联盟,消息马上就灵通了许多,礼尚往来他也透露了不少妖怪的情报给几个盟友。
比如说敏感点啦,比如说什么程度对方说不行了绝对是撒娇呢,完全可以就是干不要怂。
所以给大舅哥过生日这个事情,谭老板第一时间就差遣老管家跟山猫通了气。
"办寿宴好呀!"许一霖晃着尾巴趴在床上:"我小时候还不能化形,过生日琰琰哥都会拿栗子堆一座小山给我,有我三个那么高!"
"那今年我也给你堆一个,有现在的五个你那么高!"
松鼠埋进山猫子胸口笑:"那要堆出院子,堆到大街上去啦!"
其实许一霖不是很喜欢过生日的,因为和他同一天出生的同胞兄弟,把他推下大树,想让他孤单地死去。
可是他又很喜欢爱他的人给他过生日,因为感觉所有的苦难就这样化解在爱里,无影无踪。

369
昨夜又下雪了,寿宴的男主角一大早从蛇缠里挣出来,明山主马上就警醒了,一把钳住他的腰拖回进怀里,金色的瞳竖成一线。
仓鼠吻着大蛇一边安抚一边发愁,京城也入了隆冬,明楼夜里缠他缠得越来越凶。
弄的他腰酸背痛,浑身绵软不说,还一夜都把他抱得死紧。
他知道这可能是刚到黎山那年冬天,他伤势重身体虚差点死掉给明楼留下的后遗症。
那些雪夜里,明楼身体冷不敢抱他,把火盆围着他彻夜坐在他床头,他那时候觉得很莫名,这只素未谋面的大妖怪,为什么会因为他要死了眼里有那么多惊慌。
他听明台说那时候他其实是活不下来的,明楼去了一趟昆仑,他就奇迹般地好了起来。
他后来问过,明楼说去求人了,具体什么也没说。
他曾担心明楼为此要付出什么,可后来他又不担心了,无论什么,反正他们神魂永结,一起受着就是了。



评论(92)

热度(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