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苟且番外-纵我不往

强行在故事书里隐藏一个cp,23333333。
今天在B站受了点刺激,控制不住洪荒之力想写他们好好在一起过日子!




"从前啊,有个皇帝想修仙,广招能人异士入宫,被一只心存邪念的狐狸精钻了空子。"
"狐狸精?长得漂亮嘛?"
"你管这干嘛?听不听故事了!"
"哦。"
"狐狸精伺机窃取皇帝的龙气,炼化供自己成仙用。"
"那皇帝不但要死球,国家也要完蛋啦。"
"谁教你的口音,哎不是,这是哪儿口音啊。你爹和你爹一个山东的一个湖北的,你最近说话咋这味儿呢。"
"大概是受我同座儿影响,爸你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讲故事都不专心的。"
"是因为你老打岔,你爸深厚的台词功力无法一气呵成地展现。"
"好,我不说话!"
"从前啊,有个皇帝想修仙,广招能人异士入宫,被一只心存邪念的狐狸精钻了空子。狐狸精伺机窃取皇帝的龙气,炼化供自己成仙用。正在即将折寿亡国的紧要关头,有一名捉妖师从天而降,和狐狸精展开了一场石破天惊天崩地裂的大战。以一己之力保护了国家气运和君王安危……"
"…………"
"……你怎么不问呢?这时候你应该问:然后呢!?"
"不是你让我别说话啊?!"
"这样子有什么意思,讲故事都没有互动的,你以前不这样的!"
大门锁芯被转了一圈,门开了,进门的人还没有站定,就被个小钢炮冲进了怀里。
"哎哟,"王凯一把接住靳禹骁:"乖儿砸!"
"小爸你可回来了!我真的不行了,我再也不要陪爸爸玩儿了!太难伺候了!"
"怎么了?"王凯把儿子抱起来:"不是说好晚上让爸爸给你讲故事等我回来的嘛?故事不好听吗?"
"故事没听多少,可是我觉得我们父子之间有一些鸿沟。"
啪,屁股上挨了一巴掌:"你词汇量最近不得了啊,还鸿沟!"靳东凑过去亲亲王凯的脸:"我就一两年没给他讲故事,怎么变得这么难哄?"
靳禹骁觉得被恶人先告状了,埋在他小爸的肩头摆个委屈的背影。
王凯摸摸他软软的头发:"孩子大啦,思维方式总有些变化啊。"他颠了颠手里的重量:"真长大了,我都快抱不动了。"
"是因为长胖了吧。"靳东捏捏他儿子屁股肉。
靳禹骁马上也紧张地捏捏,不会吧!
"没有,是长个儿了。"王凯把他放下来,跟靳东比比:"都过你腰了!再过一年进公园要买票咯。"
靳禹骁得意地在他爹腰间蹭蹭,抬头挺胸。他爹也摸摸他的发顶:"一转眼这么高了,你爸老咯。"
"不老啊,我爸和我爸都可帅了!外面那些小姑娘看个广告牌都疯魔一样的!"
父子俩相视笑笑,刚才互相挤兑的事儿立马抛在脑后,男人嘛就是可以相逢一笑泯恩仇!
把孩子哄睡了,王凯从包里一件件摊出衣服来整理,这次出去没两天就带了个旅行包儿。洗过的抖开看看,没折痕就塞进衣柜,有折痕还得和没洗的一起重洗。
靳东先洗澡去了,水声沙沙从洗手间传出来很安宁,王凯把东西收拾好,外衣都扔进洗衣机。
路过厨房发现门关着炉子上炖着锅,靳东洗澡前捣鼓了一阵他也没注意是什么。
把门拉开个缝,一阵香味儿扑面,锅子轻沸着。他伸手关了火,带上隔热手套掀开盖子,汤盅汤勺就在台面上,他拿起勺搅了搅盛出一碗,莲藕排骨汤,加了些天麻子。
大前天赶早班飞机离京靳东去送他,他没睡好本来就有点不舒服。到了地方又赶上南方的回南天,闷潮湿热,下了飞机不久头就开始痛。
航空公司那边又把同行的人行李搞错,一阵忙乱交涉,他就忘了给靳东报平安。
手机开静音是个习惯,一直到在车上睡了一觉惊醒过来想起这事儿,才发现四五个未接电话和十几条微信。
赶紧回一个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说辞都没编好呢。
"醒啦?"那人听着也不生气,他当时就松了口气。
"对不起啊,我又困又晕头还疼,下飞机周培的行李还被弄错了,我一乱就忘了,上车又睡着了。你着急了吧?"
"你以为我傻啊,打你电话不接,早打过给周培了。怎么又头疼了?"
"是啊,这地方太闷了还潮,刚睡了一下好多了。"
"让你买迟点儿的票吧,早起遭罪了吧。"
"买中午的票又要浪费一天,早点结束不是能早点回去嘛。"
回忆还没结束,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了,靳东洗完澡一身的水汽隔着他搅弄那碗冒着热气的汤:"多食天麻子对头痛有好处。"
"我又不是总头痛,老中医!"
"痛一两次也是痛,快点儿喝了,再晚吃东西就不好了。"
汤熬得很入味儿,有排骨的脂香莲藕的清甜,天麻子熬得软糯,入口绵粘。
站在厨房里身上挂了个人,这碗汤喝得王凯出了一身汗,他放下碗拿肩膀顶了一下靳东:"我还没洗澡呢,一身汗!"
那人还真放开了他,把碗捏进水槽利落地洗干净:"坐会儿,别吃完就洗。"
他把碗洗好擦好放好,然后按了点洗手液搓自己的手,王凯看着他有点发愣。
曾经这个人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在台前光鲜骄傲到哪里都是灯光的中心,岁月从来是为他增色,没给他拖过一点后腿。
王凯骤然发现他不知哪时起已经跟锅碗瓢盆柴米油盐和解得那么好。
"怎么了?"靳东擦干手回头看他站着不动。
王凯倚着门笑道:"靳大制片,什么时候投资我部戏啊。"
"哟!"靳东走过去拿水凉过的手指刮他的脸:"今儿吹什么风啊,这么些年都没肯过,有人不说要避嫌吗?"
"那我现在肯了,你怎么说?"
"好说,王老师你晓不晓得,拉投资要潜规则的。"
王凯乐出来:"神经病!我洗澡去了!"
靳东倒是认真考虑起来,要不投资个美食剧吧,现在挺流行。找几个专业有星儿的厨师来指导,真材实料地上,王凯肯定愿意。
而且一边拍他一边还能学几手,最近这个菜吧越来越不知道怎么买了,感觉翻不出什么花。儿子也长身体呢吃食不能亏了,越想越靠谱。
熄了厨房客厅的灯,蹑手蹑脚去看看靳禹骁有没有踢被子,回房间的时候他爱人刚好从浴室里擦着短毛走出来,暖黄的光衬在他身后那么温柔安定,靳东迎过去接过毛巾继续他手里的工作。
舟车劳顿的后劲儿上来,王凯坐在床边垂着头打盹儿任他揉,耳边絮絮散漫的话语说得都是琐碎生活,让时间细枝末节地流过,一分一秒都仿佛听得见似的。
他们竟能拥有那么多的过去和未来,王凯想,时间多奇妙啊,或许我们从来就认得,从不知道哪一辈子的哪年哪月起,你就属于我,我就属于你。



end

评论(50)

热度(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