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楼诚衍生多cp】从前从前之后4

周末愉快,一个睡眠不足的我只能写写段子。
不要在意哆啦A楼的袖子,那是乾坤袋直接连通明家小金库。




24
明山主非常遗憾自己竟是如此博学多才识古通今满腹经纶的美男子。
他更遗憾明台这个二百五弟弟即使不是亲生的,能不能也稍微遗传他一点点?
他不过是带着他诚去泡了个温泉,回来家里塞满了小舅子及其对象。
这会儿这鸟弟弟还在跟他诚邀功。
"阿诚哥,当时啊我听说有生人进山了,我这个主人翁意识强啊,马上就迎了过去。我一看景琰哥就知道肯定是你亲弟弟,麻溜就回家拿钥匙把他们请进洞府里来。"
明诚从口袋里抓出一把千年以上的风灵果塞进明台手里,是明楼跟天池老祖下棋赢的。
"小少爷长大了,懂得待人接物了,大姐知道也会很欣慰的。"
明台顶着他哥的眼神把果子塞起来,心想当个爹真不容易,以前一人吃饱全家不愁,还有人养着宠着,现在要作为男人负担起一个家了裤腰带都勒紧了寸把。

25
明台那窝崽儿刚化了形,发尾下面还有茸茸的羽毛没褪尽,于曼丽正领着跟叔叔们玩。
"啊啊啊啊好可爱,心都要化了!"李熏然抱起一只幼崽举高高,小隼天性不怕高咯咯笑得开心。
"叔叔也会飞呀,等你能飞了咱们一起飞!"
"飞!飞!"小妖怪话还没说利索,但是想飞的心比身体大得多。
赵启平和凌远在讨论遗传学问题,到底为什么隼和猫鼬的一窝幼崽竟然没有一只猫鼬,这妖怪的基因到底是按照功力强弱来界定还是什么。如果说实力相当孕育之时两类幼崽都有,胎生动物会在娘胎里把蛋踹破吗?孕期按哪种动物的?会影响一方发育吗?
于曼丽听得忧心忡忡,她喜欢明台,所以不在乎物种和道行,可这要牵扯到下一代就不一样了,妖怪也讲究优生优育,一般来说跨纲跨科的都很少在一起,别说跨类别还生子了,这个先例还真不多。之前没有考虑过那么多,被这两个大夫一说心里不安起来。
明诚听得也有点担心,怕下一窝小侄子有个好歹,看了眼慢悠悠喝茶的明楼:这不是小事儿,你要是懂得就说句话,别一天端着架着高深莫测的。
明楼挠挠下巴清清嗓子:"这个不用担心,妖怪之间相配生子都有承君星掌管,无论功力深浅这小崽儿的类别是随机的,不过一窝都是同一类不会混着来的。这窝同明台一样是隼,或许下一窝就是猫鼬了,这个说不好的。"
他这么一讲当爹妈的松了口气,两个大夫对视一眼,得,谈了半天科学用玄学解决了。


26
明诚高兴,晚上做了一大桌菜,凌远和于曼丽跟着帮忙。
一家人围着暖黄玉塑的桌椅坐下,乖乖,蔺皇在心里乍舌,这大舅夫贼富啊,暖黄玉这么用,他记得前几年附属国给他进贡过一块雕成玉枕的,据说已经是国宝级别了。
这玉石自生暖意,菜酒上桌不容易凉,坐着也温软舒服。
许一霖觉得尾椎暖痒痒地,尾巴都快跑出来了,都不敢坐实了悬着一半的屁股,蹭到荣石耳边说:"你你快传点真气给我,我我我尾巴好像要出来了。"
荣石一听浑身一紧,差点喷血,松鼠修的净心道功法融会后是日夜不停自行在体内运转的,想是一坐下这暖玉的功效就随着转功源源入体,搞得他有点气血上涌不受补了。
荣石赶紧摸上许一霖的大腿,不动声色地帮他捋顺真气通畅经脉。
萧景琰斜了一眼松鼠腿上的猫爪子重重咳了一声,这像什么话!饭不好好吃耍起流氓了!
荣石有苦说不出,又不敢停下,怕许一霖真的当众出丑了他没好日子过,只能硬着头皮无视神仙舅子的目光。一咬牙心一横,既然都被误会了还亏待自己干嘛!荣石的手越来越往上,顺势把许一霖捏着腰侧搂进了怀里。正被顺气顺得舒服的松鼠乖乖地就软在他身上还蹭了蹭。
唰唰唰唰唰,五道名为'你有种'的目光投过来,山猫子有点陶然,先快活了再说!

27
蔺皇不小心用膝盖顶了一下他神仙,被萧景琰狠狠瞪了一眼踩了一脚:能不能学点儿好的!好好吃饭!
蔺皇:???干我毛事啊!?

28
"这么说你们见过我大姐了?她还好吗?"
"妙黎天尊法相端和,功力绵厚,定是无色天上的佼佼者。"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萧景琰正式谈起这趟来的原因,把李熏然死劫如何得解说了明白。
这些事情再听一次,还是戳得凌远心恸不已,特别萧景琰亲见李熏然如何碎丹,说起来比转述的方孟韦感觉又更不同,凌远眉间激痛,握着筷子的手紧到发抖。
本来一边像听着别人故事一样一边大快朵颐的鼯鼠发现身边人忽然的紧绷,他看过去,凌远目光直愣好像陷入了什么情绪里。
李熏然抿了抿嘴放下筷子,把那只隐隐颤抖的拳头抓到嘴边啃了一口,凌远怔了一下看着他。
"你不要怕呀,我现在好好哒!吃嘛嘛香,身体好棒!而且这是我的劫和你没关系的,我怎么都要死一次才能渡的。"
拳头松开了紧紧把他的手包进去,凌院座声音抖到有些失态:"你的事情哪有和我没关系的?不许在我面前说死。"
李熏然一头扎进他怀里:"不说啦不说啦,你别这样,大家都看笑话了。"

29
明诚走过去摸摸小动物的头,打心里心疼这对小情人。世间如此多相负相轻,可总有用生命爱着彼此的人,所以他真的很喜欢这个七情六欲的凡间。
明诚转头从明楼袖中掏出三册典籍同三个小盒:"这本就是为你们准备的,之前我忧心凌太医几位毕竟凡人之躯,少不了病痛,便央着大哥寻了几册适合同凡人共行的双修之法,不说延寿也可强身健体少病少灾,比寻常凡人总好上不少。如今有了玉绵叶,寿元得享但灵根没有还是没有的,这功法就更有必要了。三千年光阴可要好好保护自己,莫要负了仙叶之惠。"他掀开那锦缎盒子:"宿乾丹可助你们打通功法必经的经脉,之后造化如何就要靠你们自己勤奋了。"

30
兄弟三个接过仙丹典籍,乖巧对明楼明诚道谢,看着自己的凡人心里都涌起无限感念。
即使下过了如何的决心不怕轮回无惧别离,事到如今那些都像是虚张声势的勇敢,知道真的能相伴一生了,庆幸感激和喜悦简直鼓动地要冲破血脉心房。
方孟韦在桌子底下勾了勾杜大人的手指,杜见锋马上十指交缠上去。
李熏然在凌远肩头蹭了蹭,被抚着脸颊傻呼呼地笑。
谭老板翻了翻那本居然没有图的书,望向他的金花鼠,得到一个白眼:这是功法!特么的不是春宫图!!



评论(53)

热度(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