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蝴蝶飞不过沧海

撩而不写的人,我永远记住你了。好!我写!
小蝴蝶凯凯好萌,心要化了~~(立刻收敛了戾气)
不要在意逻辑,什么蝴蝶蜘蛛有没有手脚之类的。
就当他们是人样儿好不好!!答应我!!
没有道理好讲!我就是被萌到了!不要脸不讲理!




1

 "呜……翅膀好疼……"
"呜呜,粉粉都蹭掉了……"
"呜呜呜,好像要死了……"
"吵死了!"

2
凯凯王只是普通的白粉蝶,他眼睛大大的,翅膀白白的勾了黑色打着旋儿的花纹,须须卷在头上和普通的白粉蝶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他可是采蜜的小能手呢,每天和小蜜蜂一块儿早起,去亲吻沾满甜甜露水的花蕊。
春天真好,到处都是慷慨盛放的花朵。

3
啊,桃花蜜好香,凯凯王吃得好满足,扭着屁股往蕊里钻,鹅黄的花粉沾了上他白白的薄翼和细细的脚脚,惹得他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还要再去多存一点啊,这是小蜜蜂教给他的,不能就傻乎乎地吃,不然花谢了就活不了啦。
其他的蝴蝶都笑他说,蝴蝶本来就活不到花谢啊,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

4
凯凯王不觉得,说不好他就是个特别能活的蝴蝶呢,要是到时候反而因为没饭吃饿死了,那不是哭瞎了。
而且他的名字里有个"王"字呢,一定是一只特别霸气特别牛逼的蝴蝶。

往桃花林里面钻,春风悠悠曳曳,甜香浮动叶间,春日的光芒被割碎晃得蝴蝶眼睛花。
他努力挥着翅膀去找开得灿烂熟艳的花朵,而且要避着别的蝴蝶一些,倒不是怕他们笑,只是不想争论罢了。


6
日头越来越高,蝴蝶觉得有点热了,而且头也昏昏的。
挂在胸口的灯笼果包里存了一半的花蜜了,他想要不今天歇歇吧,这几天温度越来越高了呢。
掉头往外飞,破碎的光斑刺了他一下,小蝴蝶飞了个S型,一下撞到个又粘又弹的东西上面。
马上就不能动了,他心里骤然冰凉,蜘蛛网啊啊啊啊啊啊。

7
还没有等到花谢就要死了,花蜜也白酿了,凯凯王哀哀地想。
越想越不甘心,为什么啊我可是王呢,怎么最后是被蜘蛛吃掉呢。
所以就嘤嘤嘤地哭起来。
蛛网动起来,上面挂的露珠像蝴蝶的眼泪,扑簌簌往下掉。
妈妈呀,这个蜘蛛好大啊,凯凯王看到慢条斯理爬过来巨大的灰色圆蛛,哭得更大声了。


8
东大王本来在睡觉,蛛网晃了晃,好像有猎物撞上来了,把他摇醒过来。
打个哈欠,正好有点饿了,去看看是哪只倒霉的小虫子吧。
还没两步就听到呜呜呜的哭声,吵死了,又是只聒噪的小虫子。
东大王气势汹汹地冲过去:"别哭了吵死了,反正都要死的,不能认命吗!"
凯凯王泪眼汪汪地看着大蜘蛛:"可是我不想死啊,还不能哭一下吗!"

9
哎玛,这小蝴蝶……有点好看啊。
白白的翅膀被网子粘住了,大大张开着,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 蝴蝶手脚细细的,腰也细细的。
小脸儿上挂着泪珠子,大眼睛还包着一汪水,红红亮亮地。
明明是普通的白粉蝶啊,东大王都数不清自己吃过多少了,可是这一只看起来为什么格外好♂吃呢。

10
"你,你不要哭了!"东大王有点不好意思,故意凶巴巴地说:"你抱个什么呢!"
凯凯王低头看看灯笼果包,心想反正都要死了,花蜜还护着干嘛,不如给蜘蛛吧,也许还能死个痛快。
听说有的蜘蛛很变态,抓到小虫子先卸胳膊卸腿吃。
"是,是花蜜。"蝴蝶小心翼翼把灯笼果包拿下来递给蜘蛛,眼巴巴看着他:"我采了好久的,桃花蜜可香了,你吃吗?"
东大王一把抢过来,真的好香,这个小蝴蝶好不一样,居然会采蜜啊,他还以为蝴蝶都好逸恶劳的呢。
蜘蛛舔了舔花蜜,嗯,甜,还被蝴蝶捂得暖暖哒。
凯凯王扁了扁嘴:"那你吃了我的蜜,能不能不要折磨我啊,就一口咔嚓把我咬死。"
蝴蝶脖子横了横,又绝望又勇敢。
东大王称霸这片桃林的昆虫界很久了,第一次觉得白粉蝶可以这么可爱的。

11
"我可以不吃你,"蜘蛛围着蝴蝶转了两圈:"但是你每天要采花蜜给我吃。"
"真,真的吗?!!"凯凯王瞪大了红通通的眼睛:"我,我很会采蜜的!"
东大王被他看得心扑通扑通跳,为了掩饰赶紧恶狠狠地瞪回去:"我东大王言而有信,我放你走,但是你每天这个时候都要来送花蜜给我,如果你骗我的话,我一定会找到你,然后一寸一寸把你啃干净!"
"我,我不会的!我叫凯凯王啊,住在前面杜鹃花那里,我不会骗你的!"
蜘蛛凑过去,在蝴蝶的翅膀和蛛丝间一点点舔舐,那些黏液就融化了。
凯凯王被舔得好痒,咯咯地扭着笑,东大王中间无奈地停下两次,后来用利足一把扣住,小蝴蝶才吓得不敢动。

12
终于被释放了,翅膀还有点点疼,凯凯王挥了挥,粉粉掉了好多。
不过好歹没有受伤,他对蜘蛛鞠躬:"谢谢您的仁慈,我一定不会违背承诺的。"
"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我叫凯凯王啊。"
"你名字也有个王字啊小蝴蝶,凯凯是什么?你是他们的王吗?"
小蝴蝶笑起来:"我也不知道凯凯是什么呢,如果能找到就好了,我就有臣民啦。"
他笑得很好看啊,蜘蛛有点要脸红了。
"我叫东大王,因为我是这片东边桃树林的大王,你记得了。"
"嗯!我记得了,东大王是不吃白粉蝶的好蜘蛛。"

13
小蝴蝶颤颤巍巍地飞走了,蜘蛛赶紧顺着丝线去串门子。
警告了一圈儿蜘蛛手下,不许网那只白粉蝶,也不许告诉他东大王以前吃了多少白粉蝶的事情。
快日落的时候心满意足回去自己网,慢悠悠开始织,织得再大一点威风点,明天小蝴蝶还要来呢。

14
小蝴蝶起的比蜜蜂还早,去远一点的地方采樱花蜜了,第一次给东大王送蜜,要有点诚意。
灯笼果包被装得八分满,不敢太满了,蝴蝶力气小太重了晃来晃去会泼出来。
气喘吁吁地飞到桃花林里,哇,东大王的网又变大了,一个八角形很工整的巨大蛛网东大王正在角落里,看见他飞过来,理了理粘在上面的桃花。
"东大王,我今天去采了樱花蜜,特别特别香。"
凯凯王手脚并用把沉甸甸的花蜜递过去,蜘蛛接过去的时候挠到他的脚脚,有点痒。
"你,你到桃花上坐坐呗,不会粘住的。"
蝴蝶想了想对他笑:"好呀。"

15
他们一起分了花蜜吃,喝了甜甜的露水,说了好一会儿话。
赤脚蛛伸头看看,可了不得,大王被个小妖蝶迷住了,很普通的白粉蝶嘛,不过是盘靓条顺一点儿,吃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同啊。
可是大王连个小手都不敢啃,这绝壁是大事件,大王多霸气的蜘蛛啊,怎么能对个小蝴蝶缩手缩脚的。
蜘蛛手下操碎了心。可小蝴蝶到点儿开开心心地回家了。
东大王枕着小蝴蝶窝过的桃花瓣睡了个好觉。

16
这样的日子过了不知道多少天,春天快走了,花也没有以前开得多了。
小蝴蝶送来的蜜一次比一次少,可是东大王一点没有生气过。
每一天都会一起吃蜜喝露水,东大王跟他讲以前在悬崖边生活的事情。
那尼玛风太大了,蜘蛛也不知道为啥会生在哪里,网根本织不起来,织了就给吹完蛋。
后来他就带着手下到了这片桃林。
还有别的很多事情,讲秋天桃林的桃子有那么大,讲怎么和大马蜂打架抢地盘的,讲怎么织一个又大又牢的网。

17
他真的是一只好蜘蛛,凯凯王想,长得也比别的蜘蛛好看呢,大大只的很威武,但是又没有很凶很吓人,而且最重要他会喜欢自己啊,一只这么奇怪的蝴蝶。
有一天他听着故事在桃花瓣上睡着了,可是其实他没有睡得很沉,他知道东大王亲了他的脸,但他不知道蜘蛛有没有发现他脸红了。
别的蝴蝶越来越不理他,因为知道他被蜘蛛逮住了却没有死,觉得他要么是蜘蛛的同伙要么就是妖蝶,还会酿蜜呢,本来就够奇怪了。
凯凯王也不稀罕理他们。
而且蝴蝶越来越少了,那些成双成对的生完了孩子,就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去了。
他也越来越累,好像不像从前能一口气飞那么远了,是不是要死了啊。

18
在茧里他就听过"蝴蝶飞不过沧海"。
可是他都不知道什么是沧海。
他最远都没有飞出过东大王的桃花林。
今天他真的很累,而且找了好久也没有采到蜜,空着手来到蜘蛛网面前。
东大王看到他松了口气说没有蜜不要紧,来了就好。
桃花已经败了,东大王把桃叶上的绒毛都掸干净给他坐。
给他讲桃林外面的事情。
蝴蝶觉得好困,耷拉着眼睛看着蜘蛛:"东大王,你看过海嘛?"
蜘蛛愣了愣:"我出生的悬崖就在海边啊。"
"真好啊,海什么样子啊。"
"很大,很宽,全是水。"
"啊,像挂满了露水的你的网一样吗?"
蜘蛛笑了:"嗯,差不多吧。"


19
蝴蝶慢慢没了声音,蜘蛛抱着他亲了亲,蝴蝶飞不过沧海,蝴蝶活不过夏天。

20
可是,他是凯凯王啊,他的名字里有个王呢。
阳光晃着蝴蝶的眼,他费力地眨眨醒过来,被抱得好紧好紧。
他好笑地看着那人手里的手机,睡着前没锁屏。
早要他弄个自动锁屏了,这不是费电吗。
而且这张照片也太羞耻了,这综艺真是上得偶像包袱都丢完了。
轻轻把手机掰出来,照片里自己带着蝴蝶须须和小翅膀的样子,有点不能直视,还特么是粉的,捂脸。
"干嘛拿我手机啊。"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一下钳紧他的腰。
"你干嘛看我照片啊。"
"哟,我还不能看你照片了?你什么我不能看?!"
"哎哎哎,别动手啊。"


21
蝴蝶微颤着睁开眼睛,面前是缀满果实的桃林。
啊,原来秋天是这个样子的,果子比花儿还要香,和东大王说的一样,又大又红好漂亮。
"可是,我怎么没死呢。"他掰掰自己的细手细脚,还是堂堂一只白粉蝶。
"因为你是奇怪的白粉蝶啊,"蜘蛛轻轻抱住他:"会酿蜜,和蜘蛛在一起,活得过夏天,飞得过沧海。"
"真的吗?"蝴蝶回头,大眼睛扑闪扑闪地。
"可是都没有花了呢,我没办法采花蜜给你吃了。"
"那,就把你自己的花蜜给我吃吧。"


22
赤脚蛛有点害羞又有点自豪地捂住脸,这才是我们霸气的大王!







end

评论(95)

热度(669)

  1. 我药压你庙汇丰银行231 转载了此文字
    这么可爱这么温馨的故事我居然看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