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一些琐事

rps勿扰真人。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靳东到家的时候王凯正在干湿隔离间里洗衣服,听到门声也不理埋头搓袜子。
本来今天他是晚上十点的飞机,到家都要第二天凌晨了,可是工作顺利下午早早就结束了,所以归心似箭地改了机票回来,也存了点儿突击检查的心思。
他不在家靳东一般食宿都在组里,偶尔回来拿衣服什么的住一夜,他就更少回了,一年到头也不知道能住上一个月不。
不过家总归是家,住得少也得有个样子,以前一个人住有助理收拾,现在两个人了也不好意思让助理动手,即便是自己人有些隐私叫人看见也很羞耻。
所幸生活痕迹不重,他俩谁有空都带着打理一下,也过得去,靳东这段儿在北京时间长,王凯每次回家,家里都井井有条的,他表示很欣慰。
可是今天这个惊喜真的是只有惊没有喜,他一进门就感觉不对,鞋子在玄关横尸遍野,客厅大桌上堆着塑料袋,里面是空了的外卖盒。一进房间满床的衣服,感觉像遭贼了,王凯走过去拎起一件春秋衫,这特么哪一年的都能拖出来了!皱得不成形像个梅干菜,他忽然想到这两天外科风云发的照片儿,他还以为那些是戏服也没在意,现在看着这满床两千年代风格,过时好几年复古还够不上皱巴巴的衣服,有点蒙圈儿。
算了,先解决一下三急,路过干湿间刚要进厕所又倒了回来,脏衣篮里横七竖八的袜子内裤,他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解决了生理问题跑去阳台拉开洗衣机门,一股混着洗衣液味道湿热的气息扑出来,好嘛洗了衣服忘记晾了吧,也不知道沤了多久了。王凯扒拉扒拉还好没看到什么不能机洗的,只能重洗了。
工作了一天又赶飞机,其实他挺累的,快到家的时候发了消息给靳东,也没回,可能是在拍戏呢。他本来是准备回来先躺平一会儿,等着看靳东晚饭能不能回来,能就一起吃,不能他就叫个外卖。可现在哪儿还躺得住,把床上摆地摊似的衣服都拣出来,分辨那些牌子。贵的洗洗还有样子的放一摞,不知道什么鬼的洗不出来的放一摞。
又到门口去拾掇鞋,凉鞋这个天不穿了给收到柜子顶去,剩下一堆皮鞋球鞋归置好在鞋柜里,摆不下的两双也好好码在脚垫上。 搞完这些都临晚了,拿了手机看看,靳东打了个电话他没听到,接着发了三条微信。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下!"
"那啥……家里有点儿乱,你别管,回去先休息,等我回来弄。"
"我马上回来,带好吃的给你啊。"
王凯撇撇嘴,丢下手机转进干湿间把脏衣篮里的内裤袜子提溜出来洗,洗到一半靳东回来了。
靳东心虚,进门没敢直接找王凯,在家里到处转了一趟,发现全收拾妥了,阳台洗衣机的声音让他才骤然想起来没晾的衣服。一般来说,他都是掌握好王凯回来的时间安排工作,然后提前抽空突击打扫一下,这次真的是措手不及。而且换季嘛,他都不知道该穿个啥,所以把柜子深处的衣服都掏出来了,翻出不少以前没穿过几次的衣服,皱是皱了点儿穿穿就不皱了嘛。
循着水声蹭到门边儿,那人本来挺直的脊背微微躬下去,在给他洗袜子,明知道他过来了头也不回,可能有点儿赌气了。
靳东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我来洗吧。"
"都要洗好了。"王凯声音在细碎水流里低低的,顿了一下又说:"我不在家,你就把自己过成这个样子?"
"这几天戏太赶了嘛。"
"那你住组里就是了,还有助理照顾着。"
"家总要回的啊,而且这几天变天,衣服鞋子什么的都要换。"
王凯抱着盆挤开他去晾袜子内裤,靳东也一路跟到阳台,正好洗衣机也洗好了,两个人一起晾衣服,洗了两回的衣服有点儿皱,王凯不厌其烦地一件件抖开拽平。
"别生气啦,"靳东从衣服后头探出头来亲他脸:"以后保证不这样!"
他挑眼看看靳东,其实洗袜子的时候他就想明白了,他并不是气靳东把家里搞得一团糟,而是看到这样的家,就仿佛看到靳东这些日子的生活状态,他隐约地是有点心疼。
抖平一件衬衣,慢慢架好,王凯想了又想还是忍不住说:"你要是找了个普通人,就有人照顾你了。"
靳东一愣,把他手里的最后一件衣服拿走架好:"别说这种气话,这次是我不好,我给你道歉。"
王凯摇摇头近前一步抱住了他,把脸埋在他肩上,身体很累心里也有点淡淡的疲倦,这份爱有多好就有多难,不能朝夕相伴,不能诉之于口,在外面连眼神都要收敛,战战兢兢就怕泄露了丝毫心绪。
"我没生气,"王凯说:"我想你。"
夕阳将殁的阳台上,亲吻夹杂着叹息,靳东不停地在他耳边安抚,说:"你看我以前连洗衣液和柔顺剂都分不清的,现在洗衣机用得溜溜的。"
"你不回来我衣服都不会穿了,这次走之前要给我配好了,至少撑到你下次回家。"
"行行行,那些衣服你看不顺眼的都扔了。"
"皱一点就皱一点嘛,谁看我啊,整天都窝在片场。你没看李雪呢,一件旗开得胜穿了一个礼拜,我都嫌他。"
"我照顾得好自己,等我空出手还能照顾你,笑什么,嘿你还别不信!"
晚饭是生煎和骨头饭,吃完了王凯就犯困,撑着消化了一会儿,眼皮直打架。不过不洗澡他是没法睡觉的,也没力气泡了冲一把淋浴就上了床,才8点多就睡得昏天黑地了。
靳东在书房看剧本,外面开始打闪,闷雷从云里威吓城市上空,要下雨了。看看也11点了,就也冲了个澡去抱对象睡觉了。
这夜雨势惊人,两点多的时候王凯被暴雨吵醒了,摁亮了手机看时间,顺便刷了刷微博。身后的人有了动静,也不知道是被光线还是被雨声惊动。圈在他腰上的手臂紧了紧,一个热呼呼的吻就贴上了后脖子:"怎么醒了?"
王凯被缠得有点出汗,扭了扭:"这雨下得太闹了。"
雨棚被打得噼啪作响,王凯在他怀里转了个方向,面对他:"没事你睡吧,我也睡挺久了。"
"我陪你说说话?"
"不用,你赶紧睡觉。"
额头被温柔地亲了亲,王凯听他说:"下成这样明天外景估计取不了,我也不用那么早去了,可以睡迟点儿。"
"嗯。"王凯伏在他胸口呼吸轻轻地。
低语呢喃在暴雨里若幻若真,除了彼此谁也听不清,就像有些东西除了彼此谁也不懂得,是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事情。






end

评论(56)

热度(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