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秦川】弱水-32

困…………



阔别已久的激烈情事让他压低的声音略微潮哑,仰在花团锦簇的绣被里肩颈胸膛全是红痕,星眸低垂表情也懒懒地,似乎不是有事要谈马上就能睡去。
帷帐早就被放下了,圈了满床的暗香媚影,他躺在那里两条纤长的腿松松搁在秦玄策的腰侧,上身舒展着挑眉问的是正经事,可这幅情态用来谈事让人如何能心无二用。
秦玄策禁不住就去抚握他的腰,把他整个托起来对面搂坐在怀里。
范川嘶了一声曲腿稳住身形叱道:“好好说话。”
“我给你按按腰。”秦玄策往床壁一靠把他按牢在自己身上,宽厚的大手在腰背酸软的肌肉上熨压,带茧的指头稍稍用巧力就能叫范川舒服地叹出来,便不再挣动由他伺候了。
秦玄策歪头亲亲肩头上倚靠的人,发尾还是那般顺从在脖颈上,一点不似这人表现出的清冷淡泊。
“说吧,再不说我要给你按睡了。”范川埋在他肩上瓮瓮地说:“还是,不能对我说?”
秦玄策的手顿了顿,无奈道:“我没有什么不能对你说的。只是这个不是我一人的事。”
“阿诚让我帮你兜着点儿,你知道吗?”
“明诚联系你了?”秦玄策皱眉:“他这什么意思,他没对我说过,他给你任务了?”
这一串话说得有些急躁,范川微微抬头望他:“你急什么,他没给我任务,就说了那一句。”
秦玄策舒了口气点点头:“你别操心,我没什么危险。”
“你到底来干嘛的?”范川挪了挪找了个舒服的位子窝着,一副瞌睡的样子问。
“亲一下就告诉你。”
“爱说不说,再不说我睡了,回去吧你。”
“好好好。”秦玄策自觉自动地凑上去偷了个吻,满足道:“我是来帮汪精卫留住舍利子的。”
“还真有舍利子啊?”
“他们挖的那块是天禧寺的遗址,地宫一见天日出土珍宝无数,最意外的收获就是这枚唐玄奘舍利子。日本人当时封锁了消息想偷运回国去,但不知为何在学术界还是不胫而走。汪精卫毕竟要脸,怕寒了各方学者的心,或者也有试探日本人的意思吧,这次广邀行家来京说是鉴赏,其实是想靠这些人留住东西。”
“那你呢,你又不是行家。”
“可我是八风堂唯一的传人。”秦玄策倨傲一笑:“请供舍利子须以东陵玉做函上镶佛教七宝。东陵玉性极脆,如今的技法器械想精雕出佛函怕是做不到,只有八风堂的游丝毛雕能处理一二,而这世上现在会游丝毛雕的只有我一个。”
“得瑟。”范川瞄他一眼:“你就是来干这个的?”
秦玄策一哂:“哪儿能啊,我主要是来见你的。”
“正经点。”范川不理他卖痴。
“我也没什么太重的任务,配合行动小组留个人,没有特殊情况也不用我动手。”
他说留个人意思就是要杀个人,范川不是听不懂,心里微微一突,一时间又意识到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牲畜无害的傻子。暗杀和战场上枪林弹雨的拼杀不一样,谋划性命和冲锋陷阵在心志上要求的强度远远不同。
“这段日子,你杀过人吗?”范川偏过头看他英挺的侧脸,没有太多风霜的痕迹,他就像个寻常的少爷,眉带骄眼带傲。
“我说杀过,你怕吗?”
范川一巴掌乎过去:“我没杀过人吗?你哥我都是一火车一火车杀的。”
秦玄策接住他的手放在嘴边轻吻:“杀过该死的人,所以不必介怀,不必记得。”
怔了一下范川轻叹:“你出息了。”
“我出息的可不止这点儿。”秦玄策一压范川后腰,火热的地方就严丝合缝地贴到了一起。范川还没来及反抗就被翻身按进了床里。
“轻点儿!”也不敢大声了,只能合了上下牙去磕他肩膀。
那人在耳边放浪又轻快地笑,热气一阵阵往脑里钻,范川霎时就软了身子任他施为。轻歌曼曲不知何时散去了,夜慢慢深沉。
即便眠花宿柳张侨闻也没敢睡到日上三竿,虽说敢跟着来就不惧师长,但是被逮个正着还是不好看,所以被敲起来的小子们也没什么怨言。 快天亮刚爬回去那女人就醒了,秦玄策给她松了绑扔了叠钱告诉她闭紧嘴,又有些心疼地把那件给范川清理过的白丝衬扔到了床里。在女人恐惧怪异又疑惑的目光里一副满足的样子转出厢房去,迎面撞上了也刚出来的范川。
范川刚和张侨闻打了招呼,一身军服倒没什么差错,只是衬衣上面少了两颗扣子,微敞在那里露出浅蜜色的一小片锁骨,掩不住些深浅红痕。秦玄策心里又是一热,脸上却做出轻浮调笑的表情:“范队长昨晚上挺尽兴啊。”他伸头看看厢房门牌:“晴柳…名字挺雅的看不出来这么野啊。”
范川眉头一皱并不搭理,似是厌恶他这些污言秽语,对张侨闻点点头:“张总务,那就先这样,我回一趟营地。”
张侨闻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于是也不留他,眼见他冷冷地转身走出去回头对秦玄策露了个亲切的笑脸:“秦少爷勿怪,范队长这个人面冷心热。”
范川一走,秦玄策的脸也挂下来,不冷不热地说:“他什么样我最知道了。”
张侨闻一想也是,人家一起过了一年呢,就是不晓得到底怎么过的,这恩看着没有反而好像挺有仇的。不过也碍不着他的差事,所以他也犯不着上杆子劝和,于是打了个哈哈把这事揭过去了。
这一天日本人从本国请的几名专家也到了,入住福昌饭店,双方很有默契地避开不见。而秦玄策却相对散漫多了,他似乎并不在意局面也毫无倾向,只是单纯来制个器。白天不是被欧阳家请去赴宴吃茶,就是和古玩界的人扎堆赏宝,甚至还跟着岛崎去见了日本来的人。范川整日见不着他,可也知道他干的事情自有深意。然而随着佛函材料的运到,气氛逐渐紧张,秦玄策被从瞻园接到了文物保管委员会开始闭门工作。八月末,各路人马终于到齐,封闭多日的地宫再一次缓缓开启。




评论(43)

热度(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