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楼诚】启明4(星际哨向AU)

"警报警报!停机舱编号370的R型战舰无通报强行起飞!"
"警报警报!停机舱编号370的R型战舰无通报强行起飞!"
吴思被尖锐的警报声吓得一激灵直接从床上滚下来,揉着疼痛的太阳穴,随便披了件衣服挟风带火地冲到指挥室,心想他妈的今天怎么这么多破事儿!
"怎么回事!"刚进门就看到轮值的宋巧甜和李燃惨白着脸对着停机坪的画面发怵,向导小姑娘急得眼眶直红:"吴参谋,是团长,团长不知道怎么从押解室逃出来了,现在劫持了一架R型舰,已经要出舱了。"
吴思一听脑子里翁地乱响起来:"他要干嘛!他疯了?!快给我派人拦截!"
"他没疯,他要逃逸。"带着淡淡冷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来,明楼带着副官一身寒气地踏进指挥室:"我说过让你卸掉他所有设备,吴少校。"
吴思又急又冤:"将军,我卸了啊,热源环,指挥勋章我什么都卸了啊。"
明楼推开控制台前的李燃,低头检查战斗资源的充能情况,显然李燃从来没有把这事件升级为战斗,所以一切充能还都是归零的,明楼伸出坚韧有棱的手指点亮了充能按键。
吴思三人一下子瞠大了眼:"将军,您这是……!" 明楼看着监控上缓缓开启的舱门和那架载着明诚的R型舰,目光里有别人看不懂的东西在闪烁着:"你那些兵拦得住他吗?解除拦截命令,炎气炮准备。"他声音有些不同平常的紧绷和干涩,吴思马上就疯了:"将军!!您要杀了团长吗?!他是您弟弟啊!!"副官伸手冷硬地拦住他,他没法从背对他的明楼身上辨认将军是不是认真的。
吴思抢到控制台的通讯面前打开扩音器,他又嘶哑又焦躁的声音立刻响彻整个母舰:"明诚!你停下!你他妈给我回来!!你疯了?!你不要狮团了?!"
正是这一刻R型舰带着决绝冲出了舱门,破开静谧的绒蓝色向西方的远空扎进去,炎气炮充能也咬在那个时刻达到峰值,明楼透过悬窗望着那架轻型战舰,他的手指眼不可见地抖着,那是一种血管里的战栗,逼迫着他惯有的从容,但是,他必须相信,相信他的阿诚。
所有人都没法呼吸,紧盯着明楼的动作,感情上还是想相信,他们的将军不会对着他们的团长射击。毫无预兆地明楼用力摁下了炎气炮的发射钮。那一瞬橘色的光点燃空气,割开苍穹往明诚架的R型舰攀咬过去。
吴思牙咬得快碎了,眼眶生疼,眼白充血。旁边的宋巧甜已经泣不成声,舱壁隔绝了一切爆破的动静,像是残酷的默片,脆弱的轻舰眼看就要被炎气炮吞噬,那至多零点五秒的时间里,轻舰忽然打了个120度的侧翻避开了炎气炮的内核,借着爆破的气流在空中翻了几番,被推向似乎骤然张开的一个谁也没注意到的虫洞里去了,那一刻炮弹真正威力的二次燃爆才亮起,而那个虫洞也瞬间关闭。
这是…逃掉了?吴思几乎停滞的大脑一点也接收不到正常讯息。李燃和宋巧甜也傻掉了,一秒后他们心里涌起狂喜,团长没死!太他妈好了!
捂着跳得过速几乎就要停掉的心口,吴思去看明楼的脸色,铁腕的将军驻立着盯着那块远空,眼里复杂的东西他看不懂,明楼没有站太久,他回头看着吴思:"全部负责人写检查!"然后转身走出了控制室,吴思呆了呆,就写检查?放走了嫌疑犯不用挨处分?他似乎感觉到什么,但是对明楼刚才开炮射击明诚的行为,他还是又后怕又愤慨,摇摇头没有再多想什么,万幸明诚的技术和狗屎运都那么好,他就祈祷着他的团长,别被那个莫名的虫洞送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转念又想到之前明诚对他说相信将军相信帝国,啐了一声,屁的!王八蛋骗人不眨眼!
走出舱门明楼让副官先回眼镜王蛇准备向帝国请罪检讨的文书,独自一人站在舰桥上望着虫洞消失的方向,两艘母舰低低的共振让他渐渐平复,摊开手看着手心被指甲抠出的裂痕,有猩红的血珠渗出来,他掏出帕子一点点擦去,阿诚,看你的了。

评论(6)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