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丰银行231

只可意会 不可言传

【东凯】《东来顺计划》可行性研究方案(11)

rps纯架空,勿扰真人。
通篇胡编乱造,有参考民间传说和偏门,无任何宗教意义。

十一、

"先生请您系好安全带,关闭通讯设备,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哦哦,这个电视怎么开啊?"
"飞机平稳后会自动启动,您可以利用手边的按钮调换想看的内容,节目单在您前坐椅背袋里。"
"厕所什么时候能上啊?"
"飞机平稳后这个绿色的指示灯亮了就可以用了。"
"哦,那个,中午吃什么啊?"
"王东方!"王凯越过靳东隔着走道,威胁性地喝止对空姐喋喋不休的小年轻。
"啊?堂叔,怎么了?"
"你闭嘴好吗?"
"哦。"小年轻做了个给嘴上拉链的姿势,王凯抱歉地对空姐笑笑:"不好意思,您忙吧。"
空姐有些脸红地点点头,难缠的旅客不是没遇到过,况且是头等舱,有问必答不让人挑错就是了。不过被这么好看的人安抚了还是挺叫人荡漾的。
刚回到休息间就被同事抓住了:"哎哎,那个帅哥跟你说什么?"
"没事,他同行的那个平头有点刁难我,他给我解围的。"
"真好啊,他是不是明星啊,那么帅,还跟靳影帝一起。"
"不是吧,从来没见过,我感觉像影帝的助理?今天头等舱就他们一行六个人,除了靳东老师,不是长得普通就是穿得普通,估计都是员工。"
"也是,哎,助理质量都这么高,不愧是影帝。"
王凯靠回椅背,飞机已经缓缓转入跑道,排队准备起飞,靳东看看隔壁带起了耳麦的小年轻,笑道:"你这堂侄挺有趣。"
"我谢谢你,"王凯叹了口气:"早知道不带他出来,什么忙也帮不上尽给我丢人。"
"年轻人嘛,好奇心旺盛些不奇怪。"
"他那是看人家空姐漂亮,想套近乎。搭个讪都不会搭。"
靳东歪了歪身体,温度略高的呼吸撩得王凯耳廓一阵阵痒:"这么说你挺在行的?"
王凯不动声色地让了让:"我不需要会,一般都是人家小姑娘来搭讪我。"
"你确实不需要会,"靳东伸手捏了一下他泛红的耳垂,感觉到一丝轻颤:"小姑娘碰你可不会让你舒服。"
王凯圆着眼睛瞪过去,又不肯示弱躲得太明显,低咒道:"我真是鬼迷心窍了才会告诉你这些事。"
"来不及了,"靳东盯着他咬出淡淡红痕的薄唇:"我可不是什么好人,追人的手段也不绅士,你都亲自送了把柄给我,不好好利用我就是傻。"
王凯不想理他了,飞机开始加速推进攀升,冲破气压摆脱引力把人带往万米高空,科技真好啊,付出小小的代价就可以跨越自然和规律。凡人真好啊,可以祥和地生老病死,不像他们终会沾染一身戾气,不是战死就是孤独地灭亡。
"跟我说说你家的事儿?我去了是要见到你父母的吧?"
王凯从窗外的云朵里收回视线,看着他:"说什么?"
"注意事项啊,你别看我还挺紧张,见丈母娘似的。"
"没什么要注意的,也不一定在,可能出任务去了。"王凯的情绪显见地低落起来,靳东心里一紧:"我说错话了?"
"没有,"王凯靠着椅背阖了阖眼,淡道:"我母亲是分家嫁过来的,简单的族中联姻,我父亲这一支在本家比较式微,自从我出生了情况就更差了,我需要仰仗镇印来保命,所以家里人就得拼命做事来偿还维持这份恩惠,收烂摊子的,很可能有去无回的,什么都不能挑。我爹妈长辈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去拼命,小鸥他们从那么点点小的时候就落得浑身是伤,就为了保我这条命,他们都相信我只要能活着就会很有出息的,会光大这一支,会被金印认可,会成为宗门之主,他们把所有的期望都放在我身上了。"他望着靳东,用骄傲掩盖那里头的疲惫:"所以我也必须相信,所以再疼再苦我也不能死。"
靳东捉住他冰凉的手和他掌心相贴:"不会死,你看你遇到我了,王鸥说这大概就是命中注定,也许我没办法让你痊愈,但是至少我有办法让你不那么疼对不对,以后日子还长,还有很多时间,指不定就找到根除的办法了。"
"你真的内视到我的丹田?"王凯缩了缩手指,克制不去贪恋那手心的温度。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一个梦境。"
"真的很奇怪,连契应当没有这么强的相通。"
"或许说明咱俩是天生一对?"
王凯摇摇头不理他的调戏:"不知道是不是也是正阳柱的关系,这个命格太霸道了,幸好是在凡人身上,要是个修者可能得掀起不小的风浪。"
"那我到了你们那儿会不会很抢手?你会吃醋吗?"
王凯真是觉得和这个人没法好好聊天,明明开头画风是个高冷影帝,霸道总裁,怎么崩成这样,没两句正经的。"你想得美,我们那儿都是正道修者,你的正阳气对他们来说就是别人家的金山,不准备违法犯罪的话,他们最多是看个闪罢了,又用不了。"
靳东贴过去:"那有人能用得了又不肯用,准备什么时候试用一下?"
王凯拒绝接这种话,戴上耳机眼罩把头歪到窗口表示要睡觉,留下靳东一个人惆怅金山送上门人家当破铜烂铁。
下飞机拿好行李,一帮年轻人扎堆去厕所,靳东站在门口拿出手机给老侯报平安,顺便看看公司有没有什么情况,一抬眼身边走过个上班族打扮的男人,半人高的行李箱拖在身后上头坐了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儿,那个男人缓慢地走着,小孩儿也不扶开心地低着头掰手指玩儿,经过颠簸的地方歪歪倒倒还咯咯地笑。
"看什么呢?"王凯抽了张纸擦手。
"你看那个,多危险啊,还有这样当爹的,摔了怎么办?"
王凯顺着那方向看过去,把纸在手心里攥成一团弹进垃圾桶:"我说怎么一股腥味儿,还以为是女厕所的。王东方!"
"哎哎!堂叔您吩咐!"耳麦少年赶紧扯下他的铁三角。
"看到了?"王凯扬了扬下巴:"我带你出来是干嘛的?"
"历练!"
"你说你这两个月都干嘛了?"
"爬长城,逛故宫,吃烤鸭,涮锅子。"王东方的声音越说越小。
"去解决了,做干净点,这都做不好的话,你知道我会跟你爹妈说什么。"
"唉!谢堂叔不杀之恩!"王东方朝王凯一个大鞠躬就往那个上班族的方向蹦过去。
"到人少点的地方!"
靳东一头雾水:"这什么情况?"
王鸥几个也都出来了,王凯笑笑拉着他衣袖在喧哗熙攘的人潮里往前:"你先看着。"
走了一段儿,靳东也发现了不对,且不说大热天的那小孩儿还穿着长衣长裤,裸露的皮肤也是不正常的苍白,而且他的动作不像人类,倒像是某种小型灵长类动物,靳东好几次眼看着他顺着那个男人拖箱子的手爬到男人的肩上,去抓扯男人的头发,而那个上班族完全浑然不觉,只是迟钝地抬手摸摸头。
他们一路跟着到了停车场,人群一下子从各个出口分散开,王东方回头对王凯眨了下眼,跑起来,他四肢很长像只充满爆发力的猎豹,一边跑一边掐着指诀,擦过那个男人身边的时候他五指一张拍上小孩儿巴掌大的头颅,一阵金光屏障一般激荡开来,小孩儿惊恐地张大的嘴一瞬间裂开到耳根,还未发出任何声响就散成了一阵烟灰。
"啪"男人的旅行箱拉杆脱了手掉在地上,他转过头一脸不耐烦地看着撞他的小年轻:"走路小心点!"
"对不起啊大哥!"王东方蹲下把箱子扶起来递过去,他抚过的地方落下的烟灰也消失殆尽。
王凯撞了一下有点瞠目结舌的靳东:"那是虏童,一种妖邪,你现在共享了我的身份,也共享了修者的部分视野。"
"那,那它不怕你们?看到你们怎么不跑?"
王鸥笑了:"这种低级的妖邪,还不如祸女呢,我们不用术它们是察觉不到我们的身份的。"
王东方跑回来,快一米九的小伙子端端正正往王凯面前一戳:"堂叔我做得怎么样?"
"怎么样?虏童一次都搞不干净,还要再消毒,我看你也多半是废了。"还不等王凯回答,侧前方的车里下来了几个人,说话的人站在首位,倚着车一脸嘲讽,是个和王凯差不多大,棱角凌厉的高大青年。


tbc


恋爱中的靳东老师真的是反差萌对不对?
王先生:哦,你们开心就好。

评论(40)

热度(331)